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為何你需要閱讀這本書
內文摘錄

譯 者 作 品

半生不熟冏大人:就算崩潰厭世也無所謂的大人生活故事
用心做父母:如何培養出有韌性、愛心、聰明的孩子
極簡實用記憶:從大腦簡單練習開始,讓你記更多,忘更少!
徒步大不列顛:穿越2500英里的哲學之旅
芳香草本神諭書:36種迷人植物的指南與儀式(書+卡)

心理勵志

【類別最新出版】
宅在家,多自在:從今天起,過簡單的自在生活
每天吸點貓德勒:獻給為人際關係苦惱的你,最強最萌的心靈養護術(隨書贈送「吸貓手冊」乙本)
女性創業養成記:跨越資金與人脈的門檻,讓妳發揮自身優勢的50個妙計
關係免疫力:哈佛心理學家教你建立有韌性的人際關係,有效修復情感裂縫
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給高敏感族的你、我,以及我們,擁抱與生俱來的天賦,找到不在乎的勇氣


不放手的婚姻:清除衝突所累積的惡情緒,讓你的婚姻更牢固(CFN0317)
Don't Divorce

類別: 心理‧勵志‧占星>心理勵志
叢書系列:人生顧問
作者:黛安.梅德韋
       Diane Medved
譯者:鹿憶之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8月17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52頁
ISBN:978957137465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為何你需要閱讀這本書內文摘錄



  為何你需要閱讀這本書

為何你需要閱讀這本書

結婚與離婚的戰爭

如果你已婚,你就是在戰爭。不是與你的配偶戰爭,而是與離婚的威嚇而戰。

或許你無法辨識掙扎的本質,認為婚姻與離婚皆為一段關係所共同存在的可能性,但實際上兩者其實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想法。

婚姻與離婚在我們文化中的每個角落都在進行著角力,一邊是愛心、鮮花和永遠的承諾,另一邊則是隨意性愛、約會App、離婚律師和離婚經驗豐富的朋友們。看不見的作用正在破壞你的誓言,危害你的信仰及孩子的未來。

本書提出策略,幫助你抵抗這些婚姻的威脅,成為贏家。

如果你正瀕臨投降,需要彈藥補給以擊退這些顛覆敵軍。你必須克服這些堅持離婚會解決你的問題,帶來自由解放的正確性宣傳。

過去婚姻曾是一個人進入成年階段的主要入口,緊隨在青春期之後。但現在年輕人追求的首先是中斷學業或工作,所謂的壯遊時間,接著是拿學位和升職、找工作。在女性主義人士與嬰兒潮造成影響的1960年之前,女性第一次結婚的年齡中位數是過了20歲,男性則為22歲之後。自此以後,隨著二十多歲的人愈來愈有延遲結婚的傾向,女性結婚的年齡中位數變成27歲,男性則為29歲。過去婚姻是責任感的開啟,但現在是幾回同居關係與升職的結果,由於時間逼近,你只好快點開始組織自己的家庭。

在日常生活中,特別有三個趨勢影響著你對婚姻的看法。首先,整體來說結婚的夫妻變得愈來愈少,幾乎每個人的親朋好友圈子,都有許多單身、同居、已婚、離婚的人。再者,傳統上主要支持婚姻的宗教,對美國人的重要性日益降低。還有第三波反婚姻的趨勢,直接透過我們的筆記型電腦、臉書和其他社群網站,提供與分享社群消息、挑逗和娛樂,取代了從前我們所依賴的配偶。

我所要寫的書

二十年前,我寫了《反對離婚》(The Case Against Divorce),書中開宗明義表白道:「這不是我原本設定要寫的書。」

在我當時的心理諮商中,專門幫助未婚夫妻決定是否結婚,也發展出一套程序,協助已婚夫妻評估決定是否要生孩子。婚姻和生孩子的責任是個人選擇,而且因為離婚很容易,到處都是,我便設定當婚姻關係很困難的時候,離婚只是另一個符合道理的選擇。

所以在寫完婚姻和生養決定那本書以後,我把注意力轉移到離婚,這是除了婚姻之外的第二個重要選擇,可更完整組織性的方式,做得更周到。畢竟陷於困境的夫妻,可受益於精心設計的工具,來評估利弊得失,不是嗎?

出版商同意出書,我隨即跑去找離婚的人談話,想知道他們的經歷。我開始問他們是否後悔離婚,然後得到幾乎一致的回答,受訪的離婚人士表示自己變得更堅強,因此對方後來變得更好。接著我問了第二個問題,跟著第三、第四和第五個問題:「導致離婚的原因是什麼?」「你和前夫∕前妻的關係現在如何?」「離婚對你每個孩子都有什麼影響?」「你後來的約會經驗怎樣?」「你的經濟狀況有什麼變化?」「現在往回看,你覺得當初是否有機會能讓婚姻不至於破裂嗎?」書中部份內容摘錄如下:

他們常常潸然淚下,描述自己忍受了痛苦和折磨,想起與離婚丈夫或妻子過去的美好日子,或是背棄了忠誠的伴侶之後感到多麼的罪惡感。他們說起每天日子的忙亂,從過去的日子連根拔起,搬家到新公寓和財產分割,重新平衡父母的責任,與目前迫切的工作要求。他們談到與孩子的關係變化,孩子從無辜的天使,變得體貼知心,變成仲裁者,或是代罪羔羊。

他們哀痛地說,一部分的自己永遠沒辦法回來了,他們曾經將自己投入前一婚姻或家庭單位的部分,如今已被摧毀。

這些答案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發現自己被迫要重新評估計劃。我不應該幫助人們決定是否該保住婚姻或離婚,而是有必要發出警告。在大多數情況下,離婚都是一場大災難,帶給孩子、家庭、夫妻之間留下永久的傷痕,這種治療方式比生病本身更糟。

我的書出版後受到許多關注,大部分都是敵意,因為這本書對於傳統觀念所認為的自我實現,優於過時的婚姻承諾,是一種打臉。不過我所呈現的事實,只是居於憤怒核心的人很少考慮的事,但可令他們免於災難。我試圖告訴他們,他們如何傷害了所愛的人,以及他們對自己的個性和未來所產生的影響,以及離婚產業如何將他們逐步推向離婚判決,最後的孤獨如何增添了他們的傷痛。

我以為我是在幫忙,但突然之間卻變成「自由」公敵,人們控訴我把終於重獲自由的一代拖回婚姻的奴隸制度中。離婚從一場悲劇變成大獎,而我很快了解到,離婚是一門眾多公司企業投資的生意。

但即使媒體蓬勃興起,對震驚事件和新鮮話題趨之若鶩,大多數美國人依然保有穩固的家庭價值。連嬉皮和離群索居的人,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擁有強力支持的關係。無論你的信條為何,有關個人選擇的事,幾乎人人都認為,婚姻與關懷的承諾是理想的。

突然之間,來自四面八方的讀者打來電話,淹沒了我,他們都希望能夠得到幫助。大多都是因為配偶威脅要離婚,他們希望關係能夠復活而不願放棄,因此希望能得到我的確認。其中很多人由於覺得自己擋住不讓伴侶去追求幸福快樂,而感到無力或自責。他們都曾去到諮商專家那邊進行諮商,專家聆聽了想要離婚的配偶抱怨,邏輯的回應是,「那麼,你應該要離開。」然後諮商專家才轉過來面對心中急切的另一半,同情地說,「一個婚姻需要兩個人,但你的配偶不想留下來。」

諮商專家的處理模式是:裡面有一個人不開心,或是得到一個與別人在一起的機會。另一個則被伴侶拋棄,只得到「戰敗戰場清理」療法,以及朋友的安慰,什麼幫助也沒有。

我想到賈姬(Jacquie),她以為她與凱文(Kevin)有一個安全幸福的婚姻。她在幼稚園兼職,如此女兒和兒子的學費都可減少,又有照看,還在大學拿課,想要得到教師認證。賈姬是那種假日會帶自己作的漂亮杯子蛋糕參加聚會的媽媽,也是會用小孩照片和自己畫的故事角色來裝飾教室的老師,更是會安排自己的行程,當丈夫下班回家時迎接他的妻子。

直到某天下午,丈夫告訴她,他有其他男女關係,然後便開始打包行李,賈姬突然覺得天昏地暗,她的世界爆炸了,完全不知該怎麼辦。他總是在發電子郵件,發訊息,最後終於與一位客戶勾搭在一起。她從頭到尾都蒙在鼓裡,只是信任自己的丈夫,沉浸在以孩子為中心的世界裡,甜蜜而無辜。

「有什麼我還可做的嗎?」當他告訴她時,她懇求道。「還是,你只是要離開我們的家庭,準備要走了?」這正是丈夫的計劃,我將它稱為「砍了就跑」,一種常見的殘酷戰術,因為砍了就跑,可逃避討論、眼淚和談判,非常有效菜刀。他走了,他沒做錯什麼的妻子,愛著他,提供他一個健康快樂的家庭,就這樣突然變成單親家庭。凱文繼續支付賬單,也把房子留給賈姬,但每次他回到家門口,看到他與孩子一起,她總是心痛難捨,尤其是她可看到他的新愛情等在車子裡。這種離婚除了滿足凱文的自私,尋求興奮以外,別無其他意義。

所有朋友都對這場分居所發生的事,進行口頭評判。「凱文因為女朋友甩了妳?天哪,賈姬,太可怕了,真是個蠢貨!妳有任何需要嗎?也許我們下週可讓孩子聚一聚。」是的,這就是朋友們所能做的,在我們的無過失文化中,像凱文那樣滿足自己的慾望是合法的。想要什麼就做什麼,畢竟這是你的生命。外人不想介入賈姬和凱文的「個人生活」,也許賈姬沒有給凱文所需要的。

她做了很多,但他從不抱怨或要求能有其他表現;他們很少意見不合,即使有也很快便解決,主要是因為賈姬心甘情願,不想丈夫不開心。凱文並沒有想要找新人,但當機會出現的時候,他只是回應了進一步的可能。而且,他雖然愛孩子,但孩子的需求似乎並沒有像在眼前晃來晃去的結婚戒指一樣緊迫。孩子會好好的,畢竟,賈姬是個好媽媽。

這個「偉大的媽媽」被摧毀了。原來她一直生活在幻想的世界中,什麼都不知道。她被拋棄是因為凱文的自戀,他渴望新鮮的性愛和女性的崇拜,也因為他知道他可離開去追求刺激,沒有人會責怪他。每個人都是「成年人」。律師開會,在協議書上簽字,就這樣。只要他同意賈姬要求的監護權和經濟支持,他可繼續過自己的生活,週末看孩子;他可繼續「擁有一切」。

自從我寫《反對離婚》以來,婚姻目的就已經改變了;婚姻不再是「慣例」,表示它不再具有堅實性和核心性。經過二十年,由於大眾對婚姻和離婚的漠不關心,我觀察、處理和同情無辜的受害者,結果得到新的結論:這是我必須寫的一本書。

在書頁中,你將會遇見真實的人,真實的經歷。他們可能已經放下了沉重的記憶,甚至否認有那些記憶存在。他們可能過起美好的生活。用檸檬做檸檬汁,需要甜味劑調和苦味,心理健康的人自然能夠做到。你必須要看穿人們的外表,才能發現他們並非認真捍衛婚姻「唯有死亡才能分開」的誓言。否則,你的道德感只能留給自己用,專門生產破碎的心、破碎的婚姻和破碎的靈魂。

不要離婚!

每個人都有獲得喜悅的能力。受到背叛所背棄的人們,覺得自己再也無法抱著一顆信任的心,讓自己的靈魂去接近對方。他們陷入深深的憂鬱之中,一顆心支離破碎,看不見光和希望,但卻依然保有這份能力。如果你還在婚姻裡,認清你所做的承諾,以及對你自己、伴侶、孩子和其他許多與你相關的族群團體,這些承諾的意義。

為了挽救婚姻,你的婚姻,你需要知道抵抗的是什麼,以及如何反擊把你或所愛之人推向離婚的力量。你需要防禦工事。

你是婚姻的一半,但在我們不判斷的文化中,你似乎不如想要離開的伴侶那麼重要。沒錯,速成離婚可節省法律費用,讓全家人不必看見羞辱伴侶的場面,但同時也削弱了維繫婚姻的是非力量。堅持自己的誓言是正確的,除非受到虐待或某種上癮問題,造成個人安全處於危險之中,凡是威脅到婚姻的事,你都可用盡一切方法來修正問題。

結婚的意圖是與伴侶共度餘生,形成一個長久、支持和互益的連結。但變化破壞了你的承諾,現在你需要加強並重申你的承諾。

不要離婚!修補婚姻對你和伴侶都有好處。克服問題,將教會你如何預防婚姻或其他方面出現問題。面對而非逃避你的問題,將提供有關你自己的一些洞見,包括你的需求和想要改善的部份,加強溝通,包容對方,可立即改善你的日常生活。

相對的,離婚傷害你的自尊,目前和未來的健康,以及生活水準。對於你的前任配偶和孩子也一樣。無論如何你都會消耗精神能量,除了拆解你的婚姻與形成的家庭,還要重建與療癒破裂的生活。在這兩種選擇中,離婚更可能帶來孤獨和不確定性,但同時改善婚姻卻可提供一個與你最投入生活的人,一個共享的未來。

最重要的是,你的孩子將由於「雙親優勢」而一生中受益,他們會從你們的解決衝突榜樣中學習,意識到人與人之間的裂痕是可克服的。但如果你離婚,孩子會受苦。分居將會造成孩子永久的心理影響,甚而使他們日後的浪漫關係受到損害。父母共同監護,迫使幼兒產生雙重身份的認同。如果你的孩子已經長大,離婚會讓他們的愉快回憶蒙上陰影,並改變與父母雙方的關係。

你的婚姻比你所想的更重要,除了你的核心家庭,影響更深遠。離婚使得岳父母和公婆都失去了一個身心都已經接受的人,由於你的家庭一分為二,祖父母的角色也跟著改變;不再有後勤支援,親友選邊站,關係變得尷尬。有時祖父母還必須暫代父母的角色。

修復你的婚姻,連結的是一生的家庭和友誼。由於「血濃於水」(也比誓言更長久),離婚時雙方親友都傾向於團結起來,不理會甚至還詆毀前配偶。連朋友、同事都會被拖進戰場,人們的評論、情緒和八卦,都成為你生活一部分的空氣。儘管你可不在乎,但即使只是你離婚的消息,也會影響到每個相關的人。

你的成功或失敗,會在團體中迴盪。如果你克服了婚姻中的風暴,你的承諾便激勵了親友,等於是在向他們保證,他們的關係也是可長久的。但如果你離婚,親友婚姻的周圍環境也會變得不太友善,因為大家都沒料到你們會分手,導致一場看起來穩固的婚姻「隨隨便便就能改變」。熟人舊識對於人際關係的信心發生動搖,他們告訴自己,「你永遠不知道緊閉的門後,究竟發生著什麼事」。

你所處的文化由於成員破碎,變得不可預測。你所參加的組織團體,由於原本是一個家庭,現在變成兩個家庭和兩種方式,也跟著複雜了起來。離婚所造成的經濟問題,可能會減少「你的家庭可給你的宗教和公民組織。
換句話說,你應該竭盡所能,為自己、配偶、所建立的合夥關係、孩子,以及你的婚姻所影響的每一個人或團體組織,翻新你的婚姻。

我寧願相信婚姻的美好而充實,溫暖而獨立。但美好而充實的是一般想法,溫暖而獨立卻可能是假。你的婚姻對很多人來說都很重要,而且對上帝也很重要。

你無法抹除離婚紀錄

我和我丈夫麥克結婚已有三十多年,一起撫養三個健全愉快的小孩,我們有密切的關係,使生活充滿光彩。但我之所以能夠對此主題發表一些信賴言論,其實是因為我年輕時確實曾經離過婚。當時資產很少,也沒有小孩,能夠完全切斷關係。後來我沒有與前夫聯絡,他目前搬到另一個州,已經再婚,也有小孩,但我只能確定地跟你說,離婚後無論你多麼努力,都不能恢復原狀,在你的履歷上永遠都是一個不能刪除的痛苦。

當一些老照片或歌曲讓我想起前伴侶時,我總是會充滿悲傷、失敗和尷尬的感覺。離婚並沒有影響我看待自己的方式,但我因引起前夫和家人的痛苦而深感內疚,並想起那個階段的憤怒、安慰甚至恥辱。我不以離婚「倖存者」為榮,雖然時間過去這麼久,離婚也不會變成只是生活曾發生過的一個事件或紀錄。是的,最後我的確我受益於離婚,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會想要模仿母親的人生道路,我希望甚至我不必向你承認這個失敗。

我的離婚相對很容易,沒有太多意見不同,前夫很合作。有些人可能會用流行的名詞「新手婚姻」(starter marriage)來解釋這種劇情。但若有孩子,離婚議題會澈底改變,你無法完全切斷孩子與前任家庭的聯繫,除非你是被遺棄的,問題會更棘手。我沒有任何這些情況。我離婚時正值美國離婚率最高的時期,沒有人在乎羞恥,婦女地位和權勢都高高在上。離婚不再是誰的錯,所以當有人選擇離婚,你若有所「審判」會變成政治不正確。

我並不是要怪罪離婚的文化,因為每個婚姻和每個離婚,都是兩個人及他們對於處理問題的決定。每個配偶首先都必須接受某部份危機的責任。賈姬,完美的妻子,當她的丈夫把婚姻砍了一刀便跑,變成一個過去從不曾如此自私自利的混蛋,犧牲了妻子。但即使她承認理所當然認為自己的婚姻很健康,並沒有經常與丈夫深層連結,她只是依照自己的喜好,沒有理會丈夫的興趣和願望。

每個伴侶都應為婚姻破裂承擔部分的責任,但人人也都可帶頭恢復。你的婚姻即使目前看起來搖搖欲墜,但仍有機會挽救,不必日後一想到離婚就悲從中來。看著鏡子,因為你就是問題的一部分,甚至是你對配偶的反應。

一個願意改變的妻子,迅速而澈底改變了反應模式,可影響一個退縮或拒絕的丈夫。也許他很頑固、脾氣暴躁又容易生氣,但如果你把這些同樣加在他身上,他也不會變得比較不討人厭。即使違反你的意願,你仍必須嘗試一些不同的東西。也許是一個有見識的朋友或治療師,可助你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去回應,因此促使配偶想要知道你,知道問題。但嘗試必須是不止一次。單方面策略想要有效,需要一致性的堅定,練習再練習。使婚姻重生的第一步,必須操之在你。

每場離婚都不同

我的問題在於,我不認識你。如果我認識你,可傾聽你的故事,並就你的部份談論要怎樣治癒你的婚姻,為了日後婚姻幸福,你必須忍受短時期的「痛苦」,以及在你的環境中那些推動你或伴侶想要離婚的力量。

正因為這個問題,我必須為想要離婚的人而寫,以涵蓋廣泛的各式情況。為了包括最多的人與最有說服力的論點,我必須做一些假設,但不見得適合每個人。為了不讓你一次又一次因為對方和他的或她的而停滯不前,我會用一種適合某場景最常見的性別代名詞。不過在幾乎所有的場景中,即使用相反性別的代名詞,也同樣適用。此外,正如大家所想,我已將所描述的個人和案件等名字或辨識細節統統改編,以保護隱私。

無論你的故事詳情如何,我都認為至少有一個人在你的婚姻中提出了離婚議題。如果是你,你讀這本書可能是因為你不確定,不知道離婚是否真的是好主意。我希望我能說服你,離婚不是好主意,因為雖然你的婚姻可能很無聊,不再有性行為,或只是充滿了怨氣和煩惱,但這些問題都是可修復的。或你讀這本書是因為伴侶的要求。我知道很難,但讀的時候請放開心胸。閱讀時注意自己身體何時緊張起來,何時會想扔掉這本書,何時想要吼我,這些都是你可能在潛意識中承認我是對的時候。尊重你自己的反應。不管此時此刻你想要離婚的意願有多強烈,請考慮你都可能會犯錯,特別是如果你的伴侶依然承諾,想要使兩個人都對婚姻滿意。

如果你的伴侶是提出離婚議題的人,而你正在尋找以某種方式說服對方重新關注婚姻,和你在一起,你會在本書中找到一些很好的理由。你將需要一些支持你的力量,因為在我們文化中假設「哎呀,如果他不再愛我,那我們的婚姻就名存實亡。」你確實有婚姻,但雙方在整個人生與對方相處的時間中,都必須保持「相愛」,這卻是錯誤的。你不必接受。情緒的問題在於時時變化,有時變化僅在一瞬間。如果他曾經愛過你,現在說他已經不再與你「相愛」,你們兩個人便需要進行深層談話。

如果你的配偶想要離婚,你可能會考慮問對方下列問題。我或我們該做什麼來使婚姻更令你滿意嗎?你的職業未來是你自己想要的嗎?你不再覺得我有吸引力嗎?你受到別人吸引嗎?我要改進哪些習慣或行為,你才知道我很珍惜你?你覺得不滿有多久?你的情緒來源和觸發情緒的原因是什麼?

我將在本書中多次提醒,離婚的情緒遠勝於邏輯。只有極少數離婚案例是有意義的,有必須分開的堅實論證,以冷靜的「成人」態度,不帶判斷色彩的理性結果。因此如果你不想離婚,必須要訴諸於情感層面。你需要弄清楚伴侶對你們關係的感覺,他要想去哪裡,以及他的感覺是什麼。婚姻的光譜是從極度悲慘連結到狂喜階段。想像你是將婚姻從目前搖搖欲墜的狀態,一次調整一格,往光譜另一端的喜悅快樂前進。把目標放低,使改變逐漸增加,讓伴侶接受小的改進,可啟動一個趨勢,持續增加有助的情緒、表情姿勢和交流。不要把離婚視為人生難以愈過的大「關卡」,讓心情放鬆,有助於保持婚姻狀態。為避免離婚成為經常提出的問題,要使方向保持動作,逐漸移動光譜,增加雙方相處時間和互相扶持的百分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