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作者專訪
深度閱讀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作 者 作 品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朝聖
薇若妮卡想不開
魔鬼與普里姆小姐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繪圖本)
生命戰士的智慧祕笈
波特貝羅女巫
朝聖──25週年紀念版
外遇的女人
外遇的女人(作者親筆簽名限量精裝版)

譯 者 作 品

戰山風情畫
野火
走音天后
間諜橋上的陌生人
重生三部曲套書(重生、門中眼、幽靈路)
十二月十日
諾拉‧韋布斯特
分手去旅行
苦甜曼哈頓
重生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科學愛人:一則愛的故事
文學家的父親
四遊記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上集:拉薩魔法師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下集:神祕咒語


愛的十一分鐘(AI0082)
Onze Minutos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保羅‧科爾賀
       Paulo Coelho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3月29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8頁
ISBN:957134088X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作者專訪 深度閱讀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



  書摘 3

3

瑪麗雅的青少女時期就這樣過去了。她長得越來越標緻,憂傷、神秘的氣質也吸引了很多追求者。儘管她對自己發誓,絕對不要再談戀愛,她約會的對象仍然一個換一個,也作了很多夢,吃了很多苦。有一次約會時,她在車子後座失去了貞操;她與男朋友愛撫得比往常更加熱切,男孩亢奮得難以抑遏,而她也厭倦了自己是朋友圈唯一的處女,因此讓男友進入體內。她自慰時感覺飄飄欲仙,性交則不同,不僅弄痛了她,還害她流血,絲絲鮮血沾染在裙子上,怎麼洗也洗不乾淨。獻出初吻時那種神奇的感受:蒼鷺飛翔、夕陽西下、音樂……完全付之闕如,不過她寧可不去想這件事。

她又跟同一個男孩做了幾次愛,只不過是她威脅對方,如果不跟她做愛,就要跟父親告狀說被他強暴。她利用他來學習,儘量以她所知的各種方式來嘗試,瞭解做愛時能獲得什麼樂趣。

做愛能得到什麼樂趣,她就是無法理解。與做愛比較起來,自慰所費的工夫少之又少,而獲得的報償則多之又多。然而,所有的雜誌,所有的電視節目、書籍、女生朋友,全天下所有人,大家異口同聲說男人是不可或缺的東西。瑪麗雅開始認為自己一定是有難以啟口的性愛障礙,所以將更多的心血投注在課業上,暫時將愛情這種神奇卻要人命的東西拋在一旁。

瑪麗雅十七歲時在日記上寫道:

我的目標是瞭解愛情。我知道自己戀愛時感覺活力充沛,我也知道自己目前擁有的一切不論表面上再有趣,並無法真正讓我感到興奮。

然而,愛情是很糟糕的東西,我看過朋友因此吃苦,不希望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她們以前常嘲笑我,笑我天真無知,但是現在她們改口問我,為什麼能在男人之間周旋卻安然無恙。我只是微笑不語,因為我知道治療比傷痛更讓人痛苦,我乾脆不談戀愛。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我對男人的脆弱就看得越來越清楚,知道他們多麼善變,多麼缺乏自信,多麼令人驚訝……我女生朋友的父親有幾個曾經向我示好,卻總是被我拒絕。起初我感到震驚,不過現在我認為男人就是這副德性。

雖然我的目標是瞭解愛情,雖然我一想到曾交心的對象時感到很痛苦,我知道能觸動我心弦的人無法撩起我的肉慾,而能撩起我肉慾的人卻無法觸動我的心弦。

4

瑪麗雅十九歲了。她已從中學畢業,找到工作在布店上班,老闆對她一見鍾情。然而這個時候的瑪麗雅,早已知道如何在不被男人利用的情況下利用男人。她從不讓老闆碰她,而且她一直保持非常嬌羞的態度,明瞭自身美色力量無窮。

美色的力量。對於醜陋的女人來說,她們的世界一定很悽慘吧?她有一些女生朋友,參加宴會時從來沒有人注意,男生對她們也從來沒有興趣。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一有人對這些女孩子稍微示愛,她們就大加重視,一旦遭到拒絕就默默承受,儘量以追求其他事物來忘卻為悅己者容的企圖心,以這種方式來面對未來。她們比較獨立,較能照顧自己,只不過依瑪麗雅的想像,這個世界對她們來說一定難以忍受。

她知道自己長得很吸引人。雖然她很少將母親的話聽進去,卻有一句話是她永遠也忘不了的:「小雅啊,長得漂亮的人不會永遠漂亮。」她將這句話謹記在心,繼續保持與老闆之間若即若離的關係,不至於讓老闆對她完全失去興趣,如此一來老闆對她加薪的幅度相當可觀(老闆這樣做只是想跟她上床,而她不知道自己玩弄老闆的做法還能維持多久,不過至少她現在能賺到不少錢)。他也會付加班費留她下來工作到很晚(老闆喜歡留她下來,或許是擔心如果她晚上出去,可能會找到最愛吧)。她足足工作了兩年,每個月都將部分薪水交給父母親貼補家用,最後她終於存夠了錢,能夠到她夢想的地方去度假一星期,能前往影視明星住的地方去看看:里約熱內盧,是巴西風景明信片最常見的地方。

她的老闆表示願意陪她一起去,一切費用都包在他身上,但是瑪麗雅對他撒謊,騙他說由於里約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之一,她母親規定她一定要去借住親戚家,而這個親戚學過柔道。

「老闆,」她說:「更何況你不能放著店不管,不能沒有可靠的人來照料生意。」

「別叫我『老闆』。」他說,瑪麗雅這時看出他眼中出現異樣的光芒,而這種光芒她認得,正是愛情的火焰。她感到很驚訝,因為她一直誤以為老闆只想跟她做愛,然而他的眼神傳達出正好相反的訊息:「我可以給你一棟房子、一個家庭,可以給你父母親一些錢。」她一面想到未來,一面決定火上加油。

她說她這一趟會真的很想念工作,也會想念自己喜歡共事的同事(她刻意不要特別指出想念的同事是誰,讓謎團懸而未決:「同事」指的是他嗎?),她也承諾自己會好好看管皮包,維護尊嚴。表面上是一回事,骨子裡又是另一回事:她才不希望讓任何人破壞她第一個徹底解放的假期。她什麼事都想做-去海邊游泳、跟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聊天、逛逛商店櫥窗、準備遇上白馬王子,希望白馬王子能現身,帶走她,永遠不回頭。

「一個禮拜又有什麼差別嘛?」她邊說邊露出誘惑的一笑,希望不要被自己料中了才好。「一眨眼就過了,我也會馬上回來上班。」

老闆聽了很難過,原本還不放人,不過後來終於接受了她的決定,因為這時他正在私下計畫,等瑪麗雅一回來,立刻向她求婚,現在不希望表現得太咄咄逼人,破壞了好事。

瑪麗雅搭了四十八個小時的公車,住進科帕卡巴納(Copacabana)一間廉價的旅館(科帕卡巴納耶!那麼美的海灘,那麼美的天空……),連行李都還沒整理出來,馬上將買來的比基尼抓來穿上,儘管天空雲朵遮日,她還是直接往海灘跑。她忐忑不安地看著海洋,不過最後還是以彆扭的姿態步入海中。

海灘上沒有人注意到這是她第一次與海相遇,接觸到海神耶蔓哈、洋流、浪花,以及大西洋另一岸的非洲與獅子。她走出海水後,有個女人過來兜售三明治,有個帥氣的黑人問她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玩,也有個完全不會說葡萄牙文的男人以手勢問她想不想喝椰子水。

瑪麗雅認為拒絕是件很難為情的事,因此買了一個三明治,對另外兩個陌生人則避不交談。她突然對自己感到很失望,既然有機會為所欲為,為什麼表現出如此荒謬的舉止?她想不出合適的解釋,坐下來等著太陽從雲端露出臉來。她對自己的勇氣仍然很驚訝,也被冰冷的海水嚇了一跳,畢竟當時是盛夏。

後來那位不會講葡萄牙語的男子再度出現在她身邊,手裡端了一杯飲料遞給她。反正不必跟他講話,瑪麗雅鬆了一口氣,喝著椰子水,對他抱以微笑,他也以微笑回敬。兩人如此進行著自在、無意義的對話,你一笑,我一笑的互動了一段時間,男子才從口袋裡取出一本紅色小字典,以奇怪的口音說:「波尼塔」-「漂亮」。她再度對他微笑;就算她再怎麼希望碰上白馬王子,至少對象也應該會講葡萄牙語,年紀也應該稍微小一點才對。

男子繼續翻閱小字典:

「晚餐……今晚?」

接著他又說:

「瑞士!」

他繼續翻字典,以任何語言裡聽來都讓人覺得如同仙樂般的單字對她說:

「工作!美金!」

瑪麗雅沒聽過什麼叫做瑞士的餐廳,而且,天下哪有那麼好康的事,夢想哪能那麼快就實現?她寧可謹慎行事:「非常感謝你的邀請,可惜我已經有了工作,也沒興趣買美金。」

她說的話,男子一個字也聽不懂,因此表現得越來越慌張;兩人繼續你來我往微笑幾次後,他離開幾分鐘,找來一位翻譯。透過翻譯,他解釋說他來自瑞士(指的是國家,而非餐廳),他希望與瑪麗雅共進晚餐,商量一下工作機會。翻譯自稱在男子投宿的旅館負責照顧外國觀光客與保全,他在男子停下來後,自己接著說:

「換成我的話,我一定會答應。他是很有身分地位的演藝經紀人,正在尋找新人到歐洲工作。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介紹幾個接受他邀請的人跟你聊聊,她們都賺了很多錢,現在都結了婚,生了小孩,既不用擔心被搶,也不愁失業。」

接著他繼續以自己對國際文化的認識來打動瑪麗雅:

「更何況啊,瑞士出產一流的巧克力和手錶唷。」

瑪麗雅的家鄉每年在聖週都會演出耶穌受難劇,她曾經登台表演賣水姑娘,是個沒有台詞的小角色,也是她僅有的舞台經驗。她在公車上幾乎沒有睡什麼覺,看到海水興奮不已,厭倦了三明治,不管是不是天然食品都一樣討厭,如今她感到困惑,因為她誰也不認識,很需要交到朋友。她以前也碰過類似的狀況,有個男的漫天開支票,卻什麼也沒兌現,所以她知道講了那麼多演藝的東西,其實只是想引她上鉤而已。

儘管如此,她仍深信聖母帶給她這個好機會,深信自己一定要好好享受這個假期的每一秒鐘,也因為到上流餐廳去一趟,回老家後能提供聊天的話題,因此決定接受邀約,條件是翻譯也要陪同,因為她已經厭倦了一直微笑,一直假裝聽得懂那個外國人說的話。

她只有一個問題,而且是最重大的問題:她沒有合適的衣服可以穿。身為女人,死也不肯承認自己沒有衣服可以穿(要是先生在外偷情,她承認起來會比承認衣櫥乏善可陳還來得容易),不過既然她不認識這兩人,可能一輩子永遠也不會再見到,所以她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

「我剛從東北來,沒有適合到餐廳吃飯的衣服可以穿。」

透過翻譯,男子要她放心,問她旅館的住址。當天晚上,她收到一件洋裝,是她一輩子從沒看過的樣式,另外也附送一雙鞋子,總價必然相當於她一年的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