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導讀
前言 1
前言 2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譯 者 作 品

翻轉人生的實踐力:讓改變全球2100萬人的領導力大師引爆你知行合一的行動力!
EQ〔全球暢銷20週年.典藏紀念版〕
人生大事之最好的工作:每日一分鐘,啟動工作小革命
偉大的追尋──經濟學天才與他們的時代 (單冊精裝版):The Story of Economic Genius
客製風暴:解析未來十年商品、銷售、創業的獲利模式
推出你的影響力:每個人都可以影響別人、改善決策,做人生的選擇設計師
偉大的追尋:經濟學天才與他們的時代(套書不分售)
煮一杯咖啡需要多少水?--生活事物背後的虛擬水
我願意陪伴你:點亮生命的九堂課
資訊焦慮

NEXT

【類別最新出版】
大崩壞──人類社會的明天?(15週年暢銷紀念版)
慣性思考大改造:教大腦走不一樣的路,再也不跟別人撞點子。
不上班賺更多──複合式職涯創造自主人生,生活不將就、工時變自由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25週年暢銷紀念版
社會不平等:為何國家越富裕,社會問題越多?


Y 染色體(BE0122)──男子漢的本質
Y: The Descent of Men

類別: 人文‧思潮‧趨勢>NEXT
叢書系列:NEXT
作者:史蒂夫.瓊斯
       Steve Jones
譯者:張美惠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5月24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571341169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導讀前言 1前言 2書摘 1書摘 2書摘 3



  書摘 1

第一章 大自然的唯一錯誤

男人才是第二性

如果你心有餘力又足,不妨試著將精液射入一杯冰冷的礦泉水。你會看到一種形狀模糊的東西,但請再看仔細一點──至少十八世紀的生物學家相信──你會看到一個嬰兒;那是男人給女人的禮物,後者的唯一職責是將伴侶辛苦製造的小孩孕育出來。丈夫的角色是如此關鍵,相形之下妻子簡直只是一方苗圃;在社會上、家庭裏,以及更重要的,在她自己心中都比他低一階。

當然,這種觀念既愚蠢又錯誤,因為生物學證明男人才是第二性。他的唯一角色是使配偶受孕,至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仍是個謎。分裂比結合更有效率,每個人最初都有過同樣的歷史,在某一次性行為中精子碰到卵,繼而發生無數次細胞分裂,過程中精子並未做出什麼貢獻。事實上,有難以計數的物種甚至不需要雄性的出席,似乎也不為此感到惋惜。

為什麼要有男性,而且要那麼多男性?顯然只需要幾個或甚至一個就夠了,但我們看到到處都是男人,而且還往往不太守規矩。就像吉伯特(William S. Gilbert)與蘇利文(Sir Arthur Sullivan)的輕歌劇《艾達公主》(Princess Ida)裏賽琪夫人(Lady Psyche)所唱的,「男人粗俗又平凡/不是瘋就是癡/盡是下流胚子/浪蕩子/純粹是老天的失手之作!」現代生物學一大部分在肯定她的指責。

男性的狀態可用很多方式定義,但多半都很瑣碎。男性誠然平凡又粗俗,附帶有個陰莖。但是這些特質都不重要,相較之下,很多物種的雄性不僅外觀奇特,演化上更發展出五花八門的方式傳遞生殖細胞。男人有一種近乎宿命的特殊結構,除了不分性別的二十二對染色體之外,女性有XX,男性則是一個X配上一個小很多的 Y 。 Y 看似基本配備,其實並非男性之必要,有些物種的雄性根本沒有這個染色體,甚至連多情浪蕩也非雄性專利,很多動物是奶爸當家,媽媽出去風流。

對生物學家而言,雌雄之辨端視生殖細胞的大小。這種東西有大小之分,雄性的一般比較小。他們把賭注寄望於外來者,其策略是以量取勝,每個都一身輕便,準備鳴槍時立即起跑,只希望億萬大軍中有一個脫穎而出。相反的,女性則是少量下注,安全性高。每個卵都有機會參與性的競賽,雖然比較笨重,但每個都帶有成為胚胎所需的一切。精子的製造者則是利用異性搭順風車,因為「男人」一詞的涵義之一就是不會生孩子。他們利用女性的身體來複製自己的 DNA 。

男性的行為只顧己身利益,但在演化過程中順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成為基因在雌性之間移動的管道。沒有他們的幫忙,所有新的突變都會局限在個別的直系傳承,生命將只是一個個複製品,而無法在每次精卵相遇時重新形成不穩定的生物聯盟。

可以說是男人把女人拉在一起。他們為不同的家庭製造聯繫,讓基因能夠以不同的連結接受自然的試煉。雄性的製造成本相當昂貴,一旦演化出來便幾乎不可能拋棄。有一種小小的淡水動物在一億年前便已不需要雄性,但多數物種還是偶爾需要雄性的貢獻。

雄性的卑微任務與傳統印象大相逕庭,以人類而言,男性一向被視為人類遺產的擔負者,女性至多是繁瑣的細節。在上埃及區的卡納克村(Karnak)有座阿蒙神廟,傳說阿蒙神(Amun)憑自慰創造了世界。〈創世記〉的故事比較正派一點,至少稍微提到了夏娃,但到第五章她就不見了:「亞當一百三十歲的時候,生了一個兒子,體態和外貌都和自己相似,就給他起名叫塞特(Seth)。」。夏娃只有在〈創世記〉裏驚鴻一瞥(在純男性聖職出現之前的少數特例),其後女性便湮沒不聞。

夏娃的配偶當然不可能靠自己生孩子,因為他除了肋骨之外一籌莫展。然而決定亞當及其後代成為男性的因素究竟是什麼?

一九○五年相對論的出現改變了物理學。大家都知道那是愛因斯坦提出的,卻很少人記得發現男性特質的史蒂文斯女士(Nettie Maria Stevens)(註 1)。她和愛因斯坦一樣,開始並不是學科學的,很晚才投入研究。在相對論的時代,性染色體對男性特質的重要性似乎不比鬍鬚多,史蒂文斯對其作用卻能娓娓道來。她發現擬穀盜(flour beetle)的精子有兩種:一種有個大染色體;一種有小染色體,就是有名的 Y 。男性的真相於焉揭曉。

兩百年前,英國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的秘書記錄了一個特殊案例:「住在沙福克尤斯頓莊園不遠的一個鄉間勞工表示,他的十四歲的兒子得了一種奇怪的皮膚病。但他的母親並不感到害怕……小孩的皮膚出生時很白晰,但愈變愈黑,不久漸漸變厚,然後長成現在的樣子。」這男孩叫藍伯特(Edward Lambert),在倫敦展示自己:「快來芬裘曲街的喬治巷看一對父子,除了臉部、手掌、腳底,從頭到腳長滿硬刺。」藍伯特子孫滿堂,全都成了展示品。有些人覺得有必要將他們的故事再加潤飾:「那年輕人……全身長滿鱗片……長近半吋,堅硬無比,以手指輕彈會發出石子撞擊聲……這男孩的曾祖是北美森林裏的野蠻人。」

蘭伯特家族常被引述為父傳子的病例,連達爾文都曾提及。只可惜其他紀錄顯示也有女孩罹患此病,足以證明並非由擁有 Y 染色體者所獨有。

還有許多基因被認為源自 Y 染色體,但直至 Y 被發現的百年後才找到真憑實據。會有那麼多錯誤的說法,常因為在小家族裏某個特徵剛好只出現在兒子身上。有時則純粹肇因於偏見,畢竟擁有男性特質的歷史對男性極具吸引力。在印度的某一家族,所有的男人(沒有女人)耳朵都長出毛髮(有些人甚至洋洋得意地為其上蠟)。我就遇過一個耳朵長毛髮的非洲人,我問他是否有其他親戚也如此,他說他的母親就是。很多所謂 Y 染色體特有的遺傳往往經不起仔細的檢驗。

但現在一切都已改變, Y 染色體已自己站了出來。生物學無須再仰賴特異案例來追蹤基因,可以直接找上 DNA 。整個人類基因的序列已完成定序,確定是四種不同的化學鹼基串連組成,男性的形象也隨之改變。人類基因組計畫(Human Genome Project)顯示,我們的生物遺產裏充滿了寄生、累贅、衰敗的成分,尤以男性特有的染色體為最,具體而微地象徵其所有者。

發現 SRY 基因

男性的這個身分表徵奇小無比,只占整個基因體的五十分之一,在全部三十三億個鹼基對裏只有六千萬個左右。雙螺旋股的四分之三是基因間的空隙,基因本身也包含許多重複的段落。 DNA 很多部分都只是不斷複製的重複片段,分成許多類型。此外 DNA 裏有許多擠入的外來物質與內在的寄生物,更有許多地方已被破壞,真正帶有有用訊息的只有百分之幾。

位於 Y 染色體上男性特質的衰敗情況更甚,只有數千分之一的部分攜帶有用的訊息。每個基因都有個分子印記,彰顯其與其他周遭物質的不同。 Y 染色體只有七十個左右的基因可製造蛋白質,與X染色體相較大約只有十分之一。半數以上是由兩類不請自來的訪客複製產生,同時大多數重複區段與死屍無異。除了某些看似有秩序的地方,男性的這個專有構造堪稱是廢棄物的集散地。

但有一個特點救了它。對半數人口而言, Y 是染色體中的王子,因為有了它才能讓胚胎長出睪丸。那裏存在最高貴的基因,亦即成為所謂「男性」的必要條件。這關鍵基因位於染色體的一端,少了這部分,受精卵便會成長為女性。道理就是這麼簡單,至少乍看之下是如此。

了解男性的關鍵在於了解一些特殊的男性。有些人雖也配備了陰莖,但欠缺可辨識的男性染色體,反而和女性一樣有兩個X。問題出在基因的意外,當父親在製造精子時, Y 染色體的一小部分斷裂附著到X染色體上。帶有X的精子與卵結合後應該會長成女孩,但在這個案例,不請自來的訪客帶了額外的一串 DNA ,包括使嬰兒長成男孩的雄偉構造。

科學家在這流浪的 DNA 片段中努力搜索,而於一九九○年發現了 SRY 基因( Y 染色體的性別決定區)。這裏面包含不到一千個 DNA 鹼基,只攜帶了兩百零四個胺基酸的編碼(各個首尾相連就形成蛋白質)。 SRY 與多數基因不同的是裏面沒有無用的東西插入,這個基因雖小卻功能強大。將 SRY 基因注入老鼠正常的XX卵子,便會生出一隻雄鼠(實際上有這麼一隻雄鼠,名叫蘭迪),而且很受雌鼠歡迎,蘭迪的經驗為這小小基因的威力蓋上消費者核可的印記。

現代遺傳學不只發生在活體動物身上(生物學家常說的in vivo),或只在試管裏(in vitro),同時也出現在電腦裏(in silico)。科學家透過電腦 DNA 配對,發現人體有很多基因與男性主基因相似,尤以X染色體上的最接近,並且這些基因在的年輕的腦部最為活躍(佛洛伊德可能會對此感興趣)。

電腦顯示,這個男性之王的基因屬於一個多元大家族,其成員具有許多功能(甚至可控制蘑菇的繁殖),各主控發育過程的某些部分,而且都共享一串由八十個左右的胺基酸構成的序列。這會形成分子上的溝槽,方便與許多 DNA 序列相接,從而促使雙螺旋彎曲,這一彎曲便啟動了特定基因,生長的機制也就同時開始運作。

SRY 基因是個開關,引導其他基因走向指定的路線。就好似某個大型火車終點站外圍的轉轍器,只要稍微動一下,性特快車就會前往某個目的地,而非另外一個。除了極少數例外, SRY 基因是製造睪丸唯一絕對必要的基因,當然在製造睪丸及其他男性構造時,實際上用到其他數百種基因,分散於基因組各處。受孕四週後, SRY 基因便開始表現,在短暫的光榮時刻中,無數胚胎便往男嬰的方向發展。實際機轉尚不清楚,因其作用的主要目標──相當於胚胎火車的主輪──尚未被發現。

Y 染色體上的其他基因多半與雄性特質有關。以孔雀魚(guppy)為例,鮮豔的顏色可吸引配偶,而色彩的基因就與 SRY 共享所在。人類的 Y 染色體則同時負責了精子的製造、生長速度、牙齒與某些腦部蛋白質的形成、左撇子以及攻擊性(如果以老鼠為參考)。其他少部分則負責所有細胞都不可免的日常活動。

除了這些小任務之外, Y 染色體的絕大部分都沒有用,因為它棄絕了性這檔麻煩事。


註釋:

註 1:史蒂文斯(1861-1912)為美國生物與遺傳學家,首先發現性別由X、 Y 染色體決定的科學家之一。▲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