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代序 1-1
代序 1-2
書摘 1-1
書摘 1-2
書摘 1-3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評1
書評2
對談

作 者 作 品

我的不安
人在歐洲
看世紀末向你走來
乾杯吧!托瑪斯曼
孩子你慢慢來
野火集:20周年紀念版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親愛的安德烈: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
孩子你慢慢來(典藏版)
親愛的安德烈(典藏版)

散文雜論

【類別最新出版】
告別等於死去一點點
修身與我,有時還有小牛
開天錄(第六十六卷):禍水東引
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一起哭,一起笑,一起LOVE
看不見的台前幕後


百年思索(AK0905)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散文雜論
叢書系列:龍應台作品集
作者:龍應台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9年08月23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04頁
ISBN:9571329525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代序 1-1代序 1-2書摘 1-1書摘 1-2書摘 1-3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評1書評2對談



  書摘 2

即使知道明天世界毀滅

--送許遠東夫婦

遠東:

你沒看見那大火之後的世界,聽我說。

這一年,歐洲的春天到得特別早;3 月初,天藍得乾乾淨淨,鳥聲在空中迴旋。肥大的烏鴉們張開翅膀,像一張張黑傘飄落在樹梢。枝枒仍舊空蕩蕩地在風裡推搖,一派冬日的蕭瑟,但你若湊近去看,枯枝上綴滿了毛茸茸的花蕾,蓄勢欲發。

這一年,飛飛已經 8 歲。他是嬰兒時,免浼曾經抱著他,親吻他一節一節鼓出的肥胖手臂,滿溢著歡喜愛憐。8 歲的飛飛將我領到花園,說,你看。

什麼時候埋下的種子呢?一簇一簇的綠葉已鑽了出來,是鬱金香含苞待放,你看過的一年一度在一寸土裡鑽出來的鬱金香。你不會忘記,有一年也是在這大地蘇醒的季節裡,我們一起去了東德,到了馬丁路德的故鄉。

剛剛統一的東德,街景還是那樣荒涼。牆上貼著共產黨的標語佈告,因雨打日曬而歪斜,一陣風將它嘩啦吹下來,在地上翻動;你要我翻譯佈告的內容,我一邊說,你一邊記:「……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做一個完全的革命派……」

我們去看東德最大的汽車製造廠,在廠房裡解釋給你聽:設備都是老得可以讓博物館展覽的東西了;統一後已經裁掉七千個員工;國營事業全要轉為私營;一整代人要淘汰掉,而且別無選擇。

我們去看馬丁路德的教堂,在教堂大門外指給你看據說是路德貼了「大字報」震撼了整個西方世界的地方。每一個卑微的人,他說,都能得到神的恩寵和原諒。

你仔細地聽,提出問題,而且時時低頭作筆記。我多麼願意再帶你去柏林啊,我說,像你這樣真正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虛心求解的中國人並不太多,有國際關懷、世界視野的「大官」就更稀少了。許多來歐洲找我的台灣人從頭到尾就只願意談台灣呢!

你笑,對我用「大官」這個辭來形容你似乎覺得有點兒訝異。你不知道,大火之後也有人們以「國民黨的大官」來稱呼你,使我難受得一時無法呼吸。不認識你的人不知道你和免浼是如何憨厚誠懇的人。年輕時曾經因國民黨而受過罪的你,在離開人世時要再度因國民黨而承擔你所不該承擔的,命運對憨厚的人何其苛薄啊。

因為在我記憶中,你是那麼一個不自覺尊貴的人,至今我不明白你的謙和樸實來自哪裡。台灣的官場文化使你往往被想討你喜歡得你欣賞的人所環繞。人們對你深深鞠躬、人們為你開門關門、人們爭著提你的行李、人們對你說:「是的,總裁。」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你不曾被寵壞?

你「微服」和我們去東德,住的是最普通的小旅館。晚上在飯館裡喝酒聊天,說世界局勢也說打球的笑話。到你家去沒有什麼深宅大院,更沒有僕人盤查身世。你和免浼如此地接近市井,曾經使我暗想:得感謝台灣仍是一個政治安定、沒有恐怖份子的國家吧。以前的德意志銀行總裁住在我家附近,被左派赤軍所暗殺。現任的德意志銀行總裁也住我家附近,他的全家人無時無刻不在便衣警衛的視線範圍之內。時不時還會看見警察將他家隔離封鎖,搜尋匿藏的炸彈。

到你家,好像到巷陌尋常人家。上次去時,你不在,免浼趿著拖鞋將我迎進飯廳。無論如何要吃碗麵才走;吃了麵之後,無論如何要吃碗桂花湯圓才走。為家事煩惱嗎,應台?免浼傍著我坐下,那麼親親愛愛地說,要忍耐,應台,人生要學會忍耐。我們女人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比較困難,你看,我年輕剛作媳婦的時候,哪裡知道人與人間相處的複雜,都是慢慢適應學習的。我跟你說……

免浼環著我的肩膀,娓娓敘說她的成長;她的語腔仍帶點兒鹿港尾音,她的聲音溫潤柔和,她的眼睛慈愛溫暖,充滿信任,一個女人對另一個女人的自然而然的信任,好像她從來不知懷疑為何物,好像除了給予愛,她不知人世間還有別的可能。

免浼之於你,也是這樣一個純純淨淨溫溫暖暖的女孩兒嗎?

我多麼慶幸這次你們同行了。如果免浼是那留下的一個,如果她必須到那血肉橫飛的機場在淒風苦雨中百般尋你,如果她必須在攝影機鎂光燈的照射下赫然找到你……,我慶幸你們同行了,遠東,因為我確信,在生命驟止的前一剎那,你們仍能緊緊地擁抱。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在電光石火中,前世的緣份與今生的愛情在靈魂深處完成誓約;免浼是與你偕老了,沒有遺憾,無需牽掛。

大火之後情景之不堪,遠東,你是可以想像的。畫面與文字的血腥聳動配合著對死者與生者的情感的踐踏;人們沒有惡意,但他們需要刺激,視覺感官和精神感覺的刺激。在同時,你知道嗎,遠東,科西嘉島上有人被殘酷暗殺了,兩家法國報紙將死者倒於血泊中的近距離照片刊出。家屬控訴這兩家報紙蹂躪了死者的尊嚴、傷害了生者的感情。巴黎法庭判報紙有罪,勒令立即登報道歉,道歉聲明若延遲刊出,每遲一星期就罰一萬美金。

你一點兒也不驚訝。你說過,音樂和藝術於你是一種拯救,從現實世界中種種的不堪中的拯救和自我昇華。你熱愛藝術,因為你知道醜陋無所不在;人的尊嚴多麼脆弱易碎,如果沒有音樂,如果沒有藝術。

寫字的此刻,你送我的交趾陶獸頭就伏在桌上,獸眼晶亮,鎮著我潔白的稿紙,凌晨三時。

他們把你破碎的身體擱在地上。照相機響個不停。

現在,他們說你如何無私地建立起制度,制度的穩健運轉使有你這總裁和沒有你這總裁沒有兩樣;你走了,國家金融機制照樣運轉。天哪,遠東,為什麼在你生前人們不體認你的無私、你的貢獻?台灣解嚴到今天,哪一個政治人物有你的謙遜、你的大度,把個人權力放開去建立一個「可以沒有你」的制度?為什麼他們不說?為什麼他們在你可以聽見的時候不說?

我為你哭,遠東,為了你已聽不見人們的讚美。

我們站在馬丁路德曾經站立的廣場上,有歌聲悠悠傳來,你回頭相看,用手掌遮著太陽,瞇眼尋找歌聲的來處。

免浼在家中等你。

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免浼在家中等你,走吧。

大火,燒黑了一切,洪荒宇宙共滅。可是你記得教堂石壁上路德的一句話嗎:

  即使知道明天世界毀滅,

  我仍願在今天種下一棵小樹。

你也會願意的,我知道。

遠東,免浼,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