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保羅.科爾賀其他作品

作 者 作 品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朝聖
魔鬼與普里姆小姐
愛的十一分鐘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繪圖本)
生命戰士的智慧祕笈
波特貝羅女巫
朝聖──25週年紀念版
外遇的女人
外遇的女人(作者親筆簽名限量精裝版)

譯 者 作 品

銷售必勝絕招:企業造雨人改版
白城魔鬼:奇蹟與謀殺交織的博覽會
薇若妮卡想不開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第一人稱說謊家
科學愛人:一則愛的故事
文學家的父親
四遊記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上集:拉薩魔法師


薇若妮卡想不開(AI0058)
Veronika Decide Morror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保羅‧科爾賀
       Paulo Coelho
譯者:劉永毅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0年09月26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571332135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保羅.科爾賀其他作品



  書摘 2

然而,再過一陣子,她就會歷經生命中的最後一次體驗,而且保證是非常不一樣的經驗:死亡。她寫好了給雜誌社的信,然後就不再理會這件事。她開始貫注精神在即將發生的事情上,如何適當地度過活著、或是應該說死亡的最後時刻。

她試著想像,死亡會像什麼?但無法得到任何的結論。

此外,她其實不用太擔心這點,因為再幾分鐘後,她就知道了。

幾分鐘呢?

她並不知道。但她接著又想到一個人人都不免自問,而她在幾分鐘之內即可找到答案的問題:上帝存在嗎?

和許多人不同,這個問題在她的生命中向來不是一個在內心反覆思考的主題。在舊的共產政權下,學校裡的官式說法是生命止於死亡,而她早已習慣此一想法。但另一方面,她的父母及祖父母世代,依然上教堂、禱告、朝聖,他們絕對相信上帝在傾聽他們的祈禱。

24 歲時,她已盡可能地經歷她所能經歷的一切,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薇若妮卡幾乎相信,所有一切即將隨死亡休止。這也是她為何選擇自殺:這是最終的解放。上帝的恩典。

但在她內心最深處,依然還存著質疑的態度:如果上帝真的存在呢?幾千年來的文明,一向視自殺為一種禁忌,對所有宗教法規的冒犯;人類為生存而力拚,而不是為就死而拚命。人類必須繁衍後代。社會需要勞工。一對夫婦即使不再相愛,也必須有一個相聚相合的理由。而國家需要士兵、政治家,以及藝術家。

「雖然我不相信,就算上帝存在,祂必然知道人類所知極其有限。祂正是世間貧窮、不義、貪婪,以及孤獨等混亂的始作俑者。祂毫無疑問地有最佳的立意,但結果卻證明是一場大災難;如果上帝存在,祂應該對選擇即早離開地球的生物心懷慷慨,祂甚至應該對我們在此地度過的時間而致歉。」

去他的禁忌及迷信。她虔誠的母親將會說:上帝通曉過去、現在,及未來。在此情況下,祂在把她置放在這個世界時,就已完全預知她最後門將以自殺收場,祂不會被她的舉動嚇到。

薇若妮卡開始覺得有一點兒輕微地暈眩,很快地越來越嚴重。

一下子,她就無法集中精神在窗外的廣場上。她知道當時是冬天,時間大概是下午四點鐘,白日將盡。她知道其他的人依舊會活下去。此時此刻,一名年輕男子經過她窗前,看著她,完全未注意到她即將赴死一事。有一群來自玻利維亞的音樂家(玻利維亞在哪裡?為何雜誌在文章中不問這個問題?)正在偉大的斯洛法尼亞詩人法蘭西斯.普列舍倫(France Prese鑴en)雕像前演奏。普列舍倫的作品對他的同胞有深遠的影響。

她能夠活著聽完從廣場上飄來的音樂嗎?這將是此生最美麗的回憶:近暮時分,樂音重覆低詠著世界另一端的國度所育生的夢想,溫暖舒適的房間,生氣蓬勃,經過窗前的年輕英俊男子,忽然停下腳步看著她。她突然覺得藥丸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而他,將是她在世上所見到的最後一人。

他笑著,她也報之以微笑,反正再沒有什麼可損失了。他向她揮手;但她決定假裝看著別的地方,年輕男人走遠了。他沒有留意,繼續著他的路程,對在窗邊出現的臉孔,將永遠地遺忘。

但是薇若妮卡很高興在最後一刻還能為他人所需要。她不是因為缺乏愛才結束自己的生命。也不是因為家人離棄、有金錢問題,或染上了不治之症。

薇若妮卡早就決定在可愛的露柏金納午後死去,有來自玻利維亞的音樂家在廣場演奏,有年輕男子經過她的窗前,對於雙眼所見、雙耳所聞,她非常高興。她更高興的是,這些可愛但千篇一律的事情,她不用再繼續經歷 30 年、 40 年,甚至 50 年,因為他們會失去原來的面貌,並且在一個一切都將重複,一天與另一天完全相同的生活中,這些終將轉化成為生命中的悲劇。

她的胃現在開始劇烈翻地攪,她開始覺得非常難受。「真詭異,我還以為服用大量鎮靜劑會讓我一覺到底。」然而,現在她所經歷的,是耳朵裡發出奇怪的嗡嗡響聲,還有強烈的嘔吐感。

「如果我吐出來,我就不會死了。」

她決定不要去想那些在胃中如刀刺般的疼痛,並試著集中注意力在快速降臨的夜晚,在斯洛法尼亞同胞的身上,在那些關了店門準備回家的人身上。她耳中的噪音聲越來越尖銳,自從她服下藥丸以來,薇若妮卡第一次感到害怕,一種對未來不明的恐懼。

恐懼並未延續太久。很快地,她便失去了知覺。

當她張開雙眼時,薇若妮卡並不認為「這一定是天堂」。天堂絕不會用螢光燈來做為房間的照明,而且這種痛——這種感覺隨之而來——是標準地球式的。啊!這種地球特有的痛,絕對沒錯。

她試著移動,而疼痛更劇。一群光點在眼前出現,即便如此,薇若妮卡知道這些光點可不是穹蒼的繁星,但是她可以感到一陣持續的劇痛。

「她醒過來了!」她聽到一個女人的說話聲音,「妳已經來到地獄了,所以最好盡情地享受吧。」不,這不會是真的,這個聲音在騙她。這不是地獄,因為她覺得好冷,而且她注意到她的嘴巴和鼻子裡有管子。其中一個管子塞在她的喉嚨下,她覺得快要窒息了。

她做出要移動它的樣子,但是她的手臂其實被牢牢地綁著。

「我只是開玩笑,這裡不是真地獄,」那個聲音繼續說,「並不是我真的去過地獄才這麼說,這裡比地獄還糟,妳是在唯樂地(Villete)。」

無視於那痛苦和那種快要窒息的感覺,薇若妮卡馬上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她試著要自殺,但有人及時趕到,把她救下。有可能是其中一名修女,也有可能是一位臨時決定登門造訪的朋友,或是有人來遞送一些她曾經申購,但卻忘掉的東西。事實是,她活下來了,而且,她在唯樂地。

唯樂地,最有名也最可怕的瘋人院,自 1991 年該國宣告獨立起即存在。在當時,大家都相信可以經由和平的方式來瓜分前南斯拉夫(事實上,斯洛法尼亞也不過經歷了 11 天的戰爭),一群歐洲的生意人取得了許可,在舊兵營開設一家專為精神病患服務的醫院,舊兵營因為維修費用過高而遭到廢棄。

總之,沒多久,戰爭爆發。一開始是克羅埃西亞(Croatia),再來是波士尼亞(Bosnia)。這些生意人很擔心。這些投資資金來自全世界,來自一些他們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所以也不可能坐到他們面前向他們提出解釋原因,並且告訴他們要耐心等待。他們為了解決問題而採取的最後辦法,以精神病院而言,實在令人不敢恭維,而對一個才從一個良性共產黨政權而蛻變出來的年輕國家而言,唯樂地象徵了所有資本主義最糟糕的態度:要進醫院,所有你需要的是「錢」。

這個世界上永遠不缺那些因為繼承財產糾紛(或是某些人的一些令人困窘行為),而極欲把家人除之而後快的人,他們願意付一大筆錢以取得一份醫療報告,讓他們可以用來拘留有問題的子女或雙親。而其他想要逃避債務的人,或是一些試著要矯正行為,以避免長期拘留監役的人,花了一點時間在精神病院中,然後就飄然遠颺,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也毋須經由任何司法程序。

從來沒人曾逃離唯樂地,在那裡,由法院及別的醫院送來的真瘋子,和一些只是「號稱」發瘋,或是假裝發瘋的人混在一起。其結果當然是絕對地混亂,而且新聞界雖然從未被允許去參觀唯樂地,親眼看到有何事發生,但他們總是不時發表一些有關醫療失當及濫用醫療程序的故事。政府曾對這些抱怨進行調查,但是無法取得任何證據;而股東們則威脅要將在斯洛法尼亞投資困難重重之事公諸於世,所以精神病院經營如常,事實上,生意越來越旺。

「我嬸嬸幾個月前才自殺的,」那個女聲繼續說。「幾乎有八年的時間,她怕得不敢離開她的房間,大部分的時間,她都在吃、把自己養肥、抽菸、服鎮靜劑、以及睡覺。而她有兩個女兒,及一個愛她的丈夫。」

薇若妮卡試著把她的頭移向聲音的來源,但是她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