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史景遷「里斯講座」第二場:英文課

作 者 作 品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追尋現代中國(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太平天國(上)
太平天國(下)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康熙(作者親筆簽名書)

譯 者 作 品

天安門:中國的知識分子與革命
改變中國
鄧後中國大預測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追尋現代中國(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孫逸仙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用地理看歷史:得中原者,為何得天下?
草與禾:中華文明4000年融合史
仰韶文化
敦煌學概論
屈原


改變中國(BC0165)
To Change China: Western Advisers in China, 1620-1960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史景遷
       Jonathan D. Spence
譯者:溫洽溢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11月22日
定價:360 元
售價:28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42270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史景遷「里斯講座」第二場:英文課



  書摘 4

挾西方曆法,入明清宮廷

湯若望向來膽識過人,面對如此攻訐或許還能化險為夷,但他卻無力抵擋來自楊光先的不斷參劾,這位曆學家是反對基督教的代表人物。順治皇帝於一六六一年駕崩,楊光先的攻詰火力日熾,最後以大逆不道的謀反之罪,在一六六四年上摺子參了湯若望:

西洋人湯若望,乃故耶穌基督之信徒,以黨徒之酋自居,陰行在中土建立天主之教國。彼等於明朝間,藉精曆法而偷入京城,廣傳邪教,妖言惑眾。竊朝廷機密,欲謀不軌。若彼等西洋人無取我天下之心,何以在京城及外省要害之地遍立教堂?二十年間,收徒逾百萬,棋布中國,其意欲何為乎?彼等意欲謀反之心久矣,且證據鑿鑿。若不速察伏戒於莽,則大清國臥榻之側有虎鼾聲,萬一竊發,後患無窮。

朝廷諭令調查,雖然湯若望及甫抵華的助手南懷仁(Ferdinand Verbiest)能證明湯若望在曆學上係遭污衊,卻無力洗刷圖謀不軌的指控,而被治罪擬磔。後因湯若望年邁,將凌遲之刑改判鞭撻後流放,但因湯若望素來功勳彪炳,所以亦未執行鞭撻。後復因湯若望中風,半身不遂,不良於言,獲准軟禁在北京自宅。湯若望於一六六六年在寓所安祥辭世,享年七十五歲。但此時朝廷已明令禁傳天主教,教堂紛紛關閉,傳教士則被驅至廣州、澳門一隅。遭驅離的傳教士對湯若望的失勢與故去,多未表惋惜。從當時流傳於澳門的兩則笑話可以窺知其態度:「一位亞當(Adam)讓我們被趕離伊甸園,另一位亞當(譯按:湯若望原來的洋名為Adam)又讓我們被逐出中國」;「利瑪竇用數學把我們帶進中國,卻因湯若望的數學使我們被攆出中土。」)

湯若望對中國人的民族性有很深的瞭解,曾說:「中國人復仇之慾極熾,一發不可收拾,哪怕會因此禍害連連,他們也會對他人的冒犯耿耿於懷,而中國人對私人恩怨的執迷不悟,導致他們會千方百計把痛苦加諸他人身上。」湯若望或許能因此而寬宥中國敵人對他的迫害,但湯若望卻無法原諒與他有著同樣信仰、背景的人竟如此器量狹窄,鼠目寸光,無法領略他的深意。「回顧我過去二十年來所從事曆學改良的工作,希望心血不致於付諸東流。我受惠於曆學工作,盼望後繼者也有同等豐碩的成果。但同時我也感到遺憾,原本應該大力倡導的人卻藐視這項工作。」對於湯若望一生蓋棺論定的適當評價莫過於:身為上帝僕人的湯若望,竟被身為中國欽天監監正的湯若望冷落一旁。

湯若望手握倭刀,目怒鬚張,喝退北京城內的賊人。繼湯若望在華領導耶穌會的南懷仁,則是以臨機應變,智退匪徒。一六五六年冬天,南懷仁乘船前往中國,船隻尚未駛出地中海,即遭海盜襲擊,登船劫掠。機警的南懷仁躲了起來,目睹海盜剝去耶穌會士、乘客的衣衫,脫到只剩下襯衣,搶劫他們的珍貴物品∣∣連十字架和祈禱書也不能倖免,再將他們趕至船尾。南懷仁眼看情勢不妙,決定設法遁逃:「當我瞧見同行神父寬衣解帶,褪去全身衣衫時,心生一計:若是取下頸上圍巾,袒胸捲袖,看起來已遭洗劫,便能逃過海盜褻瀆神明的貪婪之舉,而保有我的珍寶。海盜瞧我衣衫不整,以為我已遭洗劫。我就這樣走到船尾。」

踵繼湯若望心志遺願而成就斐然者,正是這樣一位心思縝密、隨機應變之人。南懷仁生於一六二三年,乃是西法蘭德斯(Flanders)大莊園管事之子。南懷仁在古特賴(Courtrai)、布魯日(Bruges)耶穌會學校接受教育,後於一六四一年加入耶穌會。南懷仁在布魯塞爾(Brussels)教了幾年文法、希臘文和修辭學之後,奉派前往塞維亞(Seville)、羅馬繼續深造神學。南懷仁學養俱佳,深受信賴,躋身教會高層應是早晚的事。然而,南懷仁卻不思此道,早歲即向耶穌會會長請纓遠赴異國傳教,但總是遭到駁回,直到一六五五年才如願。耶穌會會長尼克爾(Goswin Nickel)寫道:「我應允你那值得讚許的願望,期待你能實現它,入中國拯救萬民靈魂。」

南懷仁初次航行就遭海盜打劫,於是轉而取道里斯本,在一六五七年春航向遠東,於是年秋抵達臥亞,翌年夏天抵達澳門,一六五九年初,朝廷准他登岸入中國,前往西安佈道,湯若望在三十年前就是在此地傳教。過了八個月,南懷仁雖然還沒精通漢語,但顯然已大有斬獲;一六六○年二月,順治皇帝召南懷仁進京,襄助湯若望研究曆法,此後,南懷仁居於中土二十八載,不曾再回復單純的傳教工作。南懷仁一如湯若望,他得花許多心力來研究科學,侍奉皇帝。

南懷仁的曆學造詣嶄露頭角是在一六六四年的迫教期間。朝廷勒令各派曆學家預測何時發生日蝕,「大統曆」曆學家楊光先預估的時間是二時一刻,「回回曆」曆學家吳明烜的估算時間是二時二刻,而南懷仁在湯若望佐助之下,推算日蝕將於三時發生。隨即架設透鏡,將太陽投影射入暗房,結果吳、楊的預測不實,太陽的第一道黑影出現在三時整。然而此次的勝利還不足以讓南懷仁逃過牢獄之災,仍被處以鞭杖後流徙之罪。不過,南懷仁的鞭刑和湯若望的死刑均未執行,乃雙雙被軟禁在北京住所,削職不獲錄用,南、湯的政敵楊光先則受封為欽天監監正。

一六六六年湯若望辭世之後,南懷仁仍羈押寓所軟禁。南懷仁認為湯若望雖飽受橫逆,但走的是正途,便一心鑽研曆學;他在一六六八年四月所寫的信中提及,「我傳達的乃是天意,非塵世的訊息。」南懷仁靜候政治局勢生變,一旦政局有利,便會立即採取行動。

一六六八年年底,順治皇帝之子、時年十四歲的康熙親政,翦除權傾一時的輔政大臣鰲拜及其黨羽。此時,主掌欽天監的楊光先、吳明烜推算曆法又訛誤叢生。是年十二月,南懷仁師法湯若望,挑戰楊光先、吳明烜的曆學專業,比試推估某一特定時刻,投射在特定物上的日影長度。楊、吳二人無力為此,反觀南懷仁卻能推算無誤。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康熙諭令南懷仁查核欽天監進呈的曆書。南懷仁於一六六九年一月底覆命,指陳「大統曆」和「回回曆」曆學家的嚴重疏漏,最後概述曆書在中國所應扮演的角色,語氣儼然是出自中國官僚之口,實在難以想像是比利時籍的耶穌會傳教士所說的話。「今我皇上德威遠播,拜玉帛數十國,奉正朔者幾萬里,自京師以至四訖,豈可使一年俱不得其真晝夜,真時刻,真節氣哉。」

康熙遂飭令王公輔臣調查南懷仁指控的虛實,據實稟報。朝臣回奏:南懷仁所言似乎不虛,而吳明烜所指似有舛誤。康熙對於這模稜兩可的結論龍顏慍怒,諭知群臣,他欲一舉解決曆學家之間的紛爭:

楊光先前告湯若望時,議政王大臣會議,以楊光先何處為是據準議行,湯若望何處為非輒議停止,及當日議停、今日議復之故,不向馬祜、楊光先、吳明烜、南懷仁問明詳奏,乃草率議復,不合,著再行確議。

結果南懷仁與吳明烜又承命進行比試,推算某一時刻太陽的高度和角度。所有的測量儀器於兩週前即準備就緒,天文官吏各就定位,儀器可移動部分一一貼封加印,以杜絕舞弊。結果,南懷仁的推算又是無誤,於一六六九年二月底受封為欽天監監正,楊光先、吳明烜下獄問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