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自序
平路推薦
南方朔推薦
林佳龍推薦
代導讀 (1)
代導讀(2)
學運世代組曲:治國篇(1)
治國篇(2)
學運世代這種人(1)
學運世代這種人(2)
五人教授團的左右透視
台獨運動新世代綱領
學運新生代參與立委選舉的期許
相關網站連結

作 者 作 品

學運世代:從野百合到太陽花

人文

【類別最新出版】
後人類時代:虛擬身體的多重想像和建構
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漫遊伊莉莎白女皇的英格蘭:養馬比養跑車還貴、環遊世界比上太空還危險、買棟房子比買群羊還容易,讓你意想不到的英國古代史
國運與天涯:我與父親胡宗南、母親葉霞翟的生命紀事
想想歷史


學運世代(BC0138)──眾聲喧嘩的十年

類別: 宗教‧哲學‧人文>人文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何榮幸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10月04日
定價:260 元
售價:20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96頁
ISBN:9571334944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自序平路推薦南方朔推薦林佳龍推薦代導讀 (1)代導讀(2)學運世代組曲:治國篇(1)治國篇(2)學運世代這種人(1)學運世代這種人(2)五人教授團的左右透視台獨運動新世代綱領學運新生代參與立委選舉的期許相關網站連結



  台獨運動新世代綱領

【1995 年 6 月 10 日】

第一條,台灣獨立不是什麼神聖的使命,而是務實的政治主張。

自從國民黨反共復國的神聖使命「破功」之後,請不要再創造新的神聖使命。台灣獨立,不是新的神聖教條,更不是什麼台灣人的天職,而是台灣人民追求自由自主、保障民主政治、掌握自己對社會應該如何改變的權利的一個條件與前提。

第二條,台灣獨立不是因為台灣人四百年來受到外來政權的壓迫。也不是基於台灣人對中國的仇恨恐懼;台獨不是對過去的反彈,而是對未來的展望。

五千年中國史觀,不是台灣人的史觀。但是四百年的史觀,也不是全體台灣人的史觀,只是第一批福佬人移民的部份史觀。新的台灣人史觀,是多元的史觀,從幾千年(原住民)、四百年到一兩百年(部份福佬人、客家人)、五十年(「外省人」),都是台灣人史觀的面向。

台灣人受到外來政權的壓迫與中國的威脅,為了逃避暴政而追求台獨,只是台獨的消極理由。逃避暴政而建立的新國家,未必不會在內部建立新的暴政。掌握對自己的社會,應朝何種方向改革的權利,不受武力干預,這才是台灣獨立的積極理由。

第三條,台灣獨立不是唯一的政治目標,而是為了實現社會改革理想的途徑。

台灣人民沒有一個獨立的國家,的確很悲慘。但是世界上許多獨立的國家,境內的國民,過著比台灣人民悲慘一百倍的生活。獨立不能解決一切問題。追求台灣獨立,是為了能夠在盡量排除外力直接干預之下,讓台灣人民自己決定社會應該如何改變,換言之,是為了實現民主政治、平等社會、多元文化等等政治理想的途徑,更為了每一個人的實際生活的真實改善。

第四條,台灣獨立運動不能統攝一切政治社會改革運動。

有些人說,教育改革、社區文化也是台獨建國運動,這種說法沒有太大的意義。有許多社會改革者並不完全認同台獨,但並不影響他們工作的價值。先進國家也有環保、婦女等社會運動,難道我們能夠說,這些運動是美國、德國獨立建國運動的一部份嗎?

第五條,台灣獨立不一定以「台灣」為國家的名稱,國號、國旗、國歌的變更,不是台獨運動的主要目的。

台灣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最好能名實相符,以台灣為國家的名字。但是當國際現勢不允許時,應當接受暫時以其他名稱,維護實質獨立的成果。

我們知道,台灣的名稱,事實上也不能令兩千一百萬「台灣」人民接受。民主進步黨在金門的候選人,把黨旗上的台灣圖案,改成金門地圖的圖案,在演講時也不能口口聲聲說「咱台灣人如何如何」。這個例子是要說明,不要以為用台灣的名字,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如果為了維護目前的獨立,或為了避免造成國內族群疑慮對抗,而妨礙國民共識的凝聚,即使不用台灣的名稱,都可以暫時性的接受。至於「八菊旗」、「台灣共和國」甚至所謂「台灣國國歌」,只是一部份台獨運動者的主張,不代表全體台獨運動。

第六條,台灣獨立運動可能將不再只是反對運動,而是國家的整體目標。

過去,台獨運動是對抗國民黨的運動,因為正如民進黨黨綱第一條所說,由於國民黨一意藉著「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之虛構,維持大而無當的「中華民國五權憲法體制」,並賴以長期維持反民主之統治與特權。

經歷 1996 年 3 月,台灣獨立的現狀,直接面對中國的威脅。中國的文攻武嚇,打破統派的幻想,使台灣朝野各黨派都趨近於維護台灣主權獨立。自此,台獨運動從一個在內部對抗國民黨的運動,進入新的階段,成為一個全台灣一致在外部對抗中國與國際壓力的運動。

過去內部對抗階段,台獨運動可以用百分之二十的少數人,對抗同為少數的國民黨統治集團。在現在外部對抗階段,台獨運動必須擁有全台灣百分之九十的絕對多數民意,才能在國際上對抗中國的壓力,打破中國宣傳的台灣人民支持統一的謊言。所以台獨運動不能再任意將別人打成統派、中國代言人,必須真實地面對其他黨派的主張,找出共同有利於台灣獨立的部份,並且將其他黨派導向實質上追求台獨的方向。

當台獨不再只是反對運動的訴求,當台獨成為多數台灣人民接受的整體國家目標,這表示台獨主張已經成為主流意見。台獨是台灣整個國家的運動,就不再只是內部的反對運動。因此台獨團體在內部扮演的不再是對抗者、受迫害者,而是監督者、推動者,甚至主導者。

第七條,台灣獨立可以不在民主進步黨或台獨運動團體的手中達成。台獨運動的成功與否,與民主進步黨的執政與否,沒有必然的關連。

當台灣獨立的主張,必須是而且已經是民意的主流,各黨派就必須以實際做法向人民爭取支持。民進黨必須能保證在安全與和平的前提下,把台灣向完整的獨立方向推進;或在中國的強力威脅下,保障台灣現有的獨立與安全,如此民進黨的台獨政策就能獲得人民的支持。這就是民進黨應該努力的方向。如果民進黨不能體認這個務實的方向,人民就會把台獨的任務,交付給其他值得信任的黨派。民進黨如果要親手完成台獨,就要務實地保證和平與安全。否則,台獨可能在其他黨派執政下達成。

台獨運動的目標,是超越民進黨執政的目標。因此只要台灣獨立的各個步驟,能夠在民主程序之下,和平而安全地達成,例如公民投票,或加入國際組織,即使在其他黨派執政之下達成,我們也願意接受。

民進黨即使不執政,仍必須以在野力量,推動台獨運動,監督政府往台獨方向努力。前主席施明德說「民進黨即使執政,不必也不會立刻宣布台灣獨立」,總統提名人彭明敏說「如果當選總統,會宣布主權範圍,不必宣布台獨」。我們認為這是務實的說法。民進黨即使立刻執政,也不可能立刻宣布台獨。第一,黨綱規定要經公民投票,如果公投否決,民進黨即使是執政黨,也要接受現有國號。第二,國際局勢不可能允許台灣立刻宣布獨立。第三,台灣獨立是一個不待宣布的事實。

但即使不宣布台獨,民進黨就沒有執政的理由嗎?基於民主政治政黨輪替的原理,民進黨執政仍是一個值得追求的目標,這不是因為民進黨多麼完美,必須執政,而是因為政黨輪替才能建立真正民主制度。這也是民進黨長期被台灣人民支持與期待的理由之一。

第八條,台灣獨立運動以凝聚兩千多萬人民的國民意識與認同,為基礎與優先目標,因此應該推行社會的大和解。沒有大和解,就沒有台獨運動。

台獨運動從過去內部少數互相對抗,轉變為凝聚內部絕大多數,共同對抗外部的運動。在此階段,全體兩千一百萬人民的國民意識與認同,是台灣獨立的真正堅實基礎。凝聚這樣的意識與認同,是台獨運動最優先的目標。為了這個目標,台獨運動必須破除族群歧見以及少數族群的疑慮,消除階級強烈對立的可能性,因此應該進行社會的大和解。

沒有社會的大和解,就沒有台灣人民共同的意識與認同,就沒有台獨運動。民進黨的大和解做得不是不好,而是不夠。社會的大和解,就是讓社會上所有的少數、弱勢,在整個共同體之中,都能獲得充分的尊重與照顧,都能得到公共資源的分享權利,唯有如此,才能讓少數與弱勢,也能擁有共同的國民意識與認同。

如果勞工受資本家壓榨,如果原住民受漢人迫害,如果女性受男性不平等對待,沒有理由要這些少數與弱勢者,來認同一個多數與優勢者統治的國家。因此社會的大和解,必須以促進族群和諧、縮小貧富差距為目標。

第九條,台獨運動是一個團結的運動,不是分化、打擊的工具。台獨運動沒有正統性之爭。

既然台灣獨立是台灣的出路,是國家的整體目標,台獨運動就應該是一個團結全民的運動。因此台獨運動沒有正統性,所有推動或維護台灣獨立的力量,包括民進黨各派系以及各運動團體,不應以台獨正統自居,用台獨不台獨來打擊異己,將台獨作為權力鬥爭的工具。

台獨運動不再是悲情、苦難的抗爭。台獨運動不會再有過去壓迫時代產生的烈士、英雄。無奈有部份人還想做英雄,於是以台獨正統捍衛者自居,製造出許多新的假想敵,動輒批判別人背叛台獨。我們同情這種心態,但決不認同這種做法。

第十條,台獨不是民主進步黨或任何團體黨派的私產,而是台灣人民的公共財。

既然台獨是國家整體目標,民進黨就不能以台獨主張,來做主要、唯一的政黨區隔,因為將台獨劃歸己有,恰好使台獨不能為其他政治力量所接受。當其他政黨實質上接受台獨主張,民進黨仍繼續以台獨做唯一區隔之時,為了強調區隔,民進黨將使台獨主張越趨極端化、狹窄化,聲稱只有某種主張才是台獨,其他都是統派。這種發展將使民進黨的台獨主張越來越不務實,也將使台獨主張背離群眾的認知與需要。

民進黨必須發展新的政黨區隔,民進黨必須走向更年輕、更清廉、更具進步性、更具前瞻性的轉化,成為一個能夠領導台灣未來的務實台獨、社會改革政黨,在打擊黑金、保障弱勢立場上,與國民黨政權對抗,與新黨競爭。這是以全台灣未來思考的格局,也是為台獨運動與民進黨發展思考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