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自序
書評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書摘 7
書摘 8
整理人後記
相關報導 1
相關報導 2
相關報導 3
相關報導 4
相關報導 5

社會議題

【類別最新出版】
我們為什麼要上街頭?
創生方舟:社區的文藝復興,在廢墟中找到鑽石
萬物的價值:經濟體系的革命時代,重新定義市場、價值、生產者與獲利者
超思考(長銷經典版)
離.返.留.守:追尋一九六○-七○年代沖繩的臺灣女工


神探李昌鈺破案實錄(TC0001)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社會議題
叢書系列:破案實錄
作者:李昌鈺口述、鄧洪整理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8年12月08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04頁
ISBN:9571327360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李昌鈺破案實錄六書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自序書評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書摘 7書摘 8整理人後記相關報導 1相關報導 2相關報導 3相關報導 4相關報導 5



  相關報導 5

神探李昌鈺博士

.劉永毅

位於美國東部的康乃狄克州,到了冬天,常是風雪交加的北國景象,尤其是元月更冷。 1987 年的元月,對生長在亞熱帶台灣,正在康州約爾拉湖畔雪地中融雪蒐證的康州警政廳刑事化驗室主任李昌鈺來說,冷得尤其利害。

為了偵辦一起殺妻疑案,李昌鈺動員了所有化驗室的人手,再加上刑警及警察,共幾百人,在積雪厚達三呎,遼闊的約爾拉湖畔,進行大規模的融雪蒐證工作,已經三個多星期了。每天從早到晚,工作十個多小時,蒐查人員將一塊塊可能的棄屍地點上覆蓋的積雪融掉,再像最細心的考古學家,在雪地上找尋任何細碎的可疑碎骨。

雖然防寒裝備齊全,工作一兩小時後,搜查人員的手就凍僵了,即使有暖氣機也無濟於事;李昌鈺回到家時,常常要泡溫水一個多小時,讓凍麻痺的腳恢復知覺。

「找到一顆牙齒!」三週多的搜尋,終於找到一顆牙齒,李昌鈺馬上找來命案中可能受害人海倫.克拉夫茲的牙醫檔案。經過比對,這顆看來遭到外力撞擊而斷裂的牙齒,正是海倫的。消息傳來,大家士氣大振,看來當初李昌鈺決定在湖畔融雪找證據的決定正確。大家更努力的在溼冷的雪地上找線索,最後找到 56 塊指甲般大小的碎骨,和散在湖邊的金色亂髮。

這些只佔人體千分之一的證據,成為這宗殘酷的殺妻案的主要證據。李昌鈺成功地以此說服陪審團相信,行凶的丈夫將妻子殺死後,將屍體凍僵、以電鋸分屍、再用專用來處理樹木的碎木機,將屍塊打成千萬片碎屑,直接噴入湖中以求毀屍滅跡。

這件以手法凶殘,情節曲折而轟動全美的「碎木機冷血殺妻案」,使細心抽絲剝繭,終擒凶嫌的李昌鈺名聲鵲起,以白人為主的刑事鑑定界及大眾才了解,曾因黃皮膚而被拒於全美刑事鑑識協會的「李博士」李昌鈺,是刑事鑑識界新起的權威,誰都無法忽視。

因屢破大案、解難題,而被媒體稱為「科學神探」、「當代福爾摩斯」、「現場重建之王」、「犯罪剋星」的李昌鈺,對這些封號,只是笑笑,說:「我知道我不是福爾摩斯!」「福爾摩斯是神話,我是普通人,只是經驗多一些,沒那麼大的能耐。」

不過,李昌鈺小時候確實喜歡看福爾摩斯、包公案等「善用邏輯推理」的故事。他到現在還記得包公案中,包公為了抓偷賣油郎,把大石頭抓去審,並向擠來看熱鬧的民眾收錢,當小偷把從賣油郎偷來的錢丟到裝水的桶裡時,油花浮現,因而破案的故事,「這就是邏輯辦案的精神!」

身高 5 呎 8 吋,中等身裁、目光炯炯的李昌鈺博士,在台灣被媒體稱為「旅美華裔鑑識專家」,但在美國的刑事鑑識界,「李博士」李昌鈺是響噹噹的大師級權威人物。

他不但在著名的刑事案件,如「世紀大審判─O.J.辛普森殺妻疑案」、「小甘迺迪性騷擾案」、「百萬富豪珍白芮女童謀殺案」中扮演關鍵性的角色。在 38 年的刑事生涯中,經手六千多件凶殺案,有二十多本刑事科學專門著作,三百多篇學術論文、擔任十多家科學期刊編輯,並且在世界各地演講、教學。他在世界各地的演講,常常吸引上千名的聽眾參加。今年 7 月,他接下美國康州的警政廳廳長的職務,並且仍兼任刑事化驗室主任,是全美第一位華裔警政首長。

「你是如何辦到的?」是李昌鈺常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不管是刑事案件、生涯規劃、事業成就,他都有一個標準答案:「多用一點功!」他喜歡開玩笑,「在經手的六千多宗兇殺案中,沒有一個是因為工作過度而死的!」,而「3285 理論」更是他在演講時常談的一個話題;所謂的「3285 理論」,指的是如果能「每天不浪費五個半小時,少睡兩個小時,吃喝少用一個半小時,那麼一年就能節省 3285 個小時。」「把這些節省下來的時間,用在工作上,一年能比別人多出兩年的時間」。

他實際應用在生活上,就是:吃飯像吸塵器,五分鐘解決;每天幸運的話,可以睡到三個半小時;即使坐飛機,也不會趁機休息,全用來研讀資料……。

至於在刑事偵查上,李昌鈺不否認,他在「觀察」及「邏輯」上,要比別人強一些。「我記人的名字不太行,不過在記案件的情節、案子的特徵上,記憶力很好」,「我的腦子裡,好像有一個檔案室,各種資料都整整齊齊地排好,需要時馬上就能正確的拿出來」。辦過的案子,即使年代久遠,他也能馬上想起詳細的細節。

至於邏輯,來自仔細的觀察,和理性的思考,「就像一個走道,你看到走道上,有的房間門打開,有的關閉,我的腦海裡,馬上就會浮出一般走道的圖像,如果現在的情況和腦中的圖像不一樣,就表示有問題,就必須去思考,問題出在那裡?」他說,說穿了,邏輯就是理性,任何不合理、不正常的地方,就隱藏著解決問題的關鍵。

例如,在他所經辦的一宗校園兇殺案中,被害人被姦殺,但校園警衛提供聽到槍響的時間,和血液的時間不吻合;且死者陳屍處的女廁地板上,有殘留的精液,從這些蛛絲馬跡,發現原來是警衛自己行兇,事後再託詞掩飾。「男廁地上發現精液一點都不稀奇,但如果女廁地上發現精液,就不合理了!」

李昌鈺認為,刑事案的偵查,最怕「管見」(Tunnel Vision),認定一個方向,不考慮其他可能性,等想到事情不對時再回頭,多半來不及了。在他所偵查的一宗兇殺案中,一名離婚婦人的七歲小女兒被人以「牙買加割喉法」殺死,警方認為這個常用在毒品案件中的殺人手法,定與被害人的媽媽及毒品有關,埋頭朝向此方向偵查,案情膠著。最後,在李昌鈺的引導下,重新尋找偵查方向,才發現原來是情殺案,兇手是花了 400 美元請的殺手。

李昌鈺說,每次他一到現場,媒體及辦案的刑警都是希望他一到場,問題馬上迎刃而解,「兇手是什麼樣的?」而他通常都「嗯哼!」一聲,表示知道,但不輕易提供答案,一定要鑑識完現場後,再提供偵查方向。

不過,有時候,李博士也有迷惑的時候。有一次,康州發生一起連環車禍, 18 輛車撞成一團,煩惱的是,其中一輛敞蓬車的駕駛,頸子上的頭不見了。現場的警察查遍了也找不到,只好請李博士出馬。正在忙的李昌鈺,一開始認為「頭還能跑到那裡去?」依據經驗法則,提供了各種可能的去向:樹上、路邊、車下、溝中等等,遍尋不獲,最後重新再鑑識現場,根據血跡噴濺方向,研判出頭顱的去向,一下就找了出來,(你猜,頭跑到那裡去了?)維持了「神探」的聲譽。連李昌鈺經驗之豐富,也會有誤判形勢的時候,何況其他人。

38 年的刑事生涯,李昌鈺在任何場合,都會把功勞歸於中央警官學校的訓練及「誠」字校訓。他說,警校的訓練使他有體力能夠勝任長期的繁忙工作,而「誠」及對社會的責任感、維護正義的信念,使他能夠全心全力奉獻,投注在刑事科學的工作上。

「許多人都以為我的陽氣盛,或者能和鬼神交通!」李昌鈺笑著說,「我相信命運,但我們不相信鬼神,我相信的是『誠』!」因此,即使再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場面,李昌鈺依然可以談笑風生,妙語如珠,不需要利用酒精或藥物來麻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