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日本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金石堂嚴選:好看到停止呼吸!
誠品編輯推薦:當玩笑成為無法抹滅的傷害後……
書評推薦:爭議性的開場,衝擊性的結末
告白,是內心真正的聲音!/陳美儒 老師

作 者 作 品

夜行觀覽車
往復書簡
湊佳苗三書:往復書簡+告白+夜行觀覽車
境遇
花之鎖

譯 者 作 品

深夜食堂 9
深夜食堂 13
沒有女人的男人(最鼓舞年輕世代的諾獎得主海明威,經典短篇重現)
深夜食堂 17
深夜食堂 16
銀河便車指南
都鐸王朝:國王、王后與情婦
都鐸王朝:霸王迎后
都鐸王朝1+2
夜行觀覽車

日本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聽風的歌(創作40周年紀念新版)
川本三郎的日本小鎮紀行:日本國民電影『男人真命苦』 之旅
海邊的卡夫卡(創作40周年紀念新版套書)
人間失格(精裝版)
浪擊而不沉


告白(AI0122)──電影書腰版

類別: 日本文學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湊佳苗
       湊かなえ
譯者:丁世佳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8月31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78957135081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湊佳苗三書:往復書簡+告白+夜行觀覽車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金石堂嚴選:好看到停止呼吸!誠品編輯推薦:當玩笑成為無法抹滅的傷害後……書評推薦:爭議性的開場,衝擊性的結末告白,是內心真正的聲音!/陳美儒 老師



  書摘 1

 

第一章 神職者

喝完牛奶的人把紙盒放回標著自己學號的架子上,回到座位坐下。大家似乎都喝完了。「連學期最後一天都要喝牛奶啊!」雖然有人這樣說,但牛奶時間也就在本日告終。辛苦各位了。「明年沒有了嗎?」沒有。今年S中學被選為「厚生勞動省全國中學生乳製品推廣運動」的示範學校。因此每人每天都要喝兩百毫升的牛奶。四月體檢的時候,身高跟骨質密度增加率是不是會超過全國平均值呢?頗令人期待。「我們是實驗品啊?」的確,對有點拉肚子或是討厭牛奶的學生來說這是糟糕的一年也未可知。示範學校是教育委員會隨機挑選的,紙盒跟架子上都標著班級跟學號,以便確認是不是的確喝了。這樣讓人有被當成實驗品的感覺也不奇怪。只不過剛剛還愉快地喝著牛奶,一聽到實驗品這個詞就皺起臉來的人,請稍安勿躁。每天喝牛奶是壞事嗎?大家現在正值出現第二性徵的時期,天天在家喝牛奶好讓骨骼健壯,有多少人真能實行這種呼籲?此外,牛奶中的鈣質不只是骨骼成長的必需成分,也有益於神經傳導。常常焦躁不安的人會被說:「是不是缺乏鈣質啊?」指的就是這一點。家裡開電器行的渡邊同學好像能消除成人影片九成的馬賽克部分呢。裝在課業研討會紙袋裡的片子在男生之間流傳,由此可知各位在這個階段顯著成長的不只是身體,心理上也有相當大的變化。例子雖然可能舉得不好,但這就是第二反抗期。性徵期跟反抗期一起總稱為青春期。會被微不足道的話語刺傷,容易受到些微小事影響;然而同時也深切地追求確立自我。大家有沒有想起些什麼呢?比如剛才要是有人說:「每天能喝免費牛奶真是lucky!」的話會怎樣?我想現在這裡有點不愉快的氣氛就會完全不一樣了吧?這世上多的是只要看的角度不同,同一件事就會完全不一樣的情況。從牛奶的話題扯到這個,或許你們一時之間腦子還轉不過來。雖然如此,各學科的老師都稱讚說今年的一年級同學無論哪個班都比往年來得穩重,說不定這就是牛奶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牛奶的話題先放在一邊,我這個月就辭職了。「要去別的學校任教?」不,是不當老師了。放棄這個職業了。所以一年二班的各位就成為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最後一屆學生。發出惋惜聲音的人,謝謝你們。「辭職是因為那件事嗎?」是的。最後我有些話要跟大家說,那件事也包括在內。

到了辭職的關頭,反而再度思考「老師」到底是什麼。

之所以當老師,並不是因為有改變我人生的恩師之類的特殊理由,只是因為我家裡窮而已。爸媽一直都說女孩子念什麼書,不要升學算了。但是我喜歡念書。申請育英會獎學金的時候,一下子就通過了。我覺得應該不是因為成績好,而是家境比我想像中還要貧窮吧。我上了本地的國立大學,一面研修喜歡的化學,一面在補習班打工當講師。有些大人覺得草草吃飯,補習到深夜的學生很可憐;但在我看來,讓爸媽低頭求你升學,真是太幸福了。大四那年,我開始找工作。雖然很捨不得不繼續做研究,但想有份安定生活的心情還是佔了上風。而且如果當老師的話,育英會的獎學金就不用還了。於是我毫不遲疑地參加了教師資格考試。「這動機不純正吧?」有人要這麼想也是沒辦法的事。但是我決心要做的話就要把教師的工作全做好。藉口說找不到想做的事,年紀不小了還賴在家裡渾噩度日的人很多;但立刻就找到想做的事,並且真正能去做的人也很少。既然如此,就全力去做眼前的事不就好了麼。在哪天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之前,這應該是有利無弊的。「為什麼不去高中而當國中老師呢?」因為我認為既然要進入教育界,就要挑戰義務教育的現場。不想念高中的話退學就好了。我想關注無處可逃的孩子們。當時我有那種志向。我也有過熱血沸騰的時代啊。

田中同學、小川同學,這可不是笑點。

成為中學教師整八年,最初算是摸索學習吧,在城裡的M中學待了三年,之後休息一年,接著在縣境附近氣氛悠閒的這所S中學教了四年,實際執了七年教鞭。

「那所M中學?」正是。最近常常上電視的櫻宮正義老師任教的學校。好了好了不要鬧。他那麼有名啊。「妳認識他嗎?」姑且算認識吧,一起工作了三年,是知道這人沒錯,但那個時候他還不是現在這樣的熱血教師,所以你們對他的了解八成比我還清楚。什麼事,前川同學?「不知道所以請說明一下?」好吧,我沒什麼興趣所以就簡單說說。櫻宮老師從國中時起就是不良少年集團的頭頭,高中二年級的時候因為讓導師受傷而被退學。後來浪跡海外,似乎也做過不少危險的事情,但跟在紛爭與貧困中生存的人結識並共同生活之後,察覺到自己過去的錯誤,回國取得高中畢業資格,進入有名的私立大學就讀,最後當了國中英文老師。之所以選擇國中任教,好像是為了不讓跟自己當初誤入歧途時同樣年紀的孩子們重蹈覆轍。幾年前開始就在放學後也到熱鬧的街上巡邏,看見不回家到處遊蕩的孩子,就算不是本校的學生也都會上前勸說:「不要糟蹋自己。想要重頭來過現在就可以辦到!」他這麼熱心所以得到了「勸世鮮師」這個綽號,上電視啊出書什麼的十分活躍。「這不是跟上星期電視報導的內容一樣嗎?」那可真不好意思了。對知道他的人而言我的說明太無聊了吧。「重要的部分都沒說?」去年年底,才三十三歲的他被醫生告知只剩下幾個月的壽命,即便如此也仍舊不悲觀,打算從事教職到最後一刻的身影已經不只是熱血教師,簡直就像神職者一樣了。是這麼回事吧?阿部同學很清楚呢。「尊敬他?」「想跟櫻宮老師學習?」這樣啊。

如果可能的話希望大家只學習後半部分就好。

說到櫻宮老師,景仰熱血教師的學生們可能會覺得我不太夠格吧。剛才也說了,我剛當老師的時候也曾經想成為熱血教師。只要發生一點問題,就課也不上全班一起設法解決;只要有一個人離開教室,就算課上到一半也要追出去。但是有時候我會想,這世上沒有完美的人。老師要對著學生熱切說教,是不是有點離譜過頭了呢?把自己的人生觀強行灌輸給學生,只是自我滿足而已。說穿了不就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小看孩子們嗎?我休假一年結束,要來S中學的時候就給自己定下了規矩。不直呼學生的名字。盡量以平等的態度、禮貌的言詞應對。就這兩項。的確有人注意到了。「注意到什麼?」注意到自己的身分不是嗎?每天都有虐待兒童的新聞,讓人覺得好像小孩都在被大人虐待似地。但各位不都是讓大人求你們「好好念書吧」、「好好吃飯吧」這樣被捧在手心上長大的嗎?所以對大人也能不用敬稱,言談態度隨便不是嗎?也有不少老師覺得被學生們起綽號,或者是用隨便的言詞交談就是受學生歡迎的證據。因為電視上演的熱血老師幾乎都是這樣。大家在看校園劇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呢?熱血教師跟問題學生都是在發生事情的時候建立起深厚的信賴關係。這樣最後出現在演員表上只註明幾年幾班的全體學生,那些大多數人的立場又如何呢?熱血教師就算在上正課的時候也熱血沸騰地訴說自己的經驗或者問題學生的心情。但這是大家想聽的嗎?別扯這些有的沒的快點上課吧。要是有認真的學生這麼說,就會得到人這個字的構成就是必須互相扶持……之類更多的廢話。到頭來反而成了認真的學生對問題學生道歉,說剛才不好意思啦。演戲的話或許不錯,但是現實中真的這樣代入會怎樣呢?話說回來,真的有非得打斷上課也要對平常謹守本分的學生說的教嗎?跟誤入歧途後回歸正道的人相比,一直都循規蹈矩的人絕對比較偉大。可惜的是這種人是不會成為聚光燈焦點的。在學校也是一樣。於是認真過日子的人對自己的存在價值產生疑問,導致負面思考的原因不正在於此麼?

大家常用「信賴」這詞來描述師生之間的關係。從國中生也人人都有手機的時候開始,我就常常收到想死啦、不知道為什麼要活著啦,之類的簡訊。大概都是在半夜兩三點的時候。我也想過對在這種不像話的時間發來的簡訊無視就好了,但卻不能真的不予理會。的確也有惡意的例子。女學生發簡訊給年輕的男老師說:「老師救命啊,我朋友危險了。」要老師去賓館。既然是那種地點,當老師的自然也有點警戒,但還是十萬火急地趕去了。結果在那裡被偷拍了照片。第二天家長就找到學校來,還報了警鬧得不可開交。但是我們這些同事立刻知道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因為該老師外在的性別跟他內在的性向並不相符。沒有必要為了這種胡說八道公開自己有性別認知障礙的私事,大家是這麼勸他的。但該老師為了維護教師的尊嚴,跟家長和學生說了真相。這個女生因為老師告誡她上課的時候不要聊天,覺得怎麼就只針對我呢?真讓人不爽。原因就是這麼無聊的事。「處分?」沒有。這所學校怎麼讓人妖跟單親媽媽擔任情緒不穩定的青少年的導師啊!家長隻字不提自己女兒做的錯事,反過來指責校方,結果算是學校敗給了這種家長吧。教育場所也扯到勝負是有點可笑啦……「是那個老師嗎?」他去年轉到了別的學校,現在以女老師的身分在那裡任教喔。

雖然這個例子有點極端,但要是別的男老師碰上這種事我想就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從那時開始,S中學的做法是就算是自己班上的學生來找,只要是異性的話,就聯絡別的同性老師去。一年級有四個班,男女導師各兩位,這樣安排就比較容易處理了。本班的男同學要找我出去的話,我就聯絡一班的戶倉老師,讓他代替我去。反過來要是一班的女同學有什麼事情的話就由我出面。「根本不知道?」那是因為沒有告訴你們。「來的是戶倉老師的話,真的緊急情況聯絡妳也沒用?」長谷川同學,你上體育課的時候是不是不守規矩?剛才長谷川同學說真的緊急情況,我想其中的確也有那樣的簡訊。但不好意思,根據我的判斷一年裡大概也沒幾次。當然發簡訊的人當時真的覺得想死,真的覺得活著沒意義,真的覺得走投無路也說不定。可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覺得世界上只剩下自己孤單一人。就算這樣也無妨,但至少顧慮一下你發簡訊的對象可能在做什麼,稍微替別人著想吧。即便如此,會發簡訊來可能還是好事。真的抱著黑暗負面想法的學生是不會發簡訊給老師的。

仰賴簡訊的人不如說是我呢。